7.0

2022-08-31发布:

天赐外传

精彩内容:

 「警方持續開展「獵狼行動」,共行政拘留猥亵類違法人員39名。部分
事男子交代,其多爲尋求刺激,于人多擁擠時段下手……」

  「發現身邊有可疑人員靠近或尾隨,要提高警惕,及時遠離,必要時可大聲
呼喊尋求幫助……」

  「呼籲大家在本人或他人受到不法侵害時,要敢于制止與揭發……」

  剛剛過冬,鋪天蓋地的防狼宣傳總會及時到來,現代女性穿著時尚,衣服清
涼,打扮誘人,原本沒有犯罪心思的男人都忍不住在心裏對美女意淫一番,更不
要說早有準備的色狼。

  其中色狼按照級別也分爲叁檔,最差勁的就是偷拍一族,連女性碰都不碰,
只是拍照錄像後回去欣賞或賣錢;其次是公車色狼,膽子稍微大點但也有限,只
敢在人多擁擠的時候占點便宜;最後是色狼中的王者,膽大心細,下手狠毒,常
在深夜出沒,活動在小巷,地下停車場等人少的地方,持有危險武器脅迫女性發
生性關系,稍有不如意就動手傷人。

  「列車運行前方是公主墳站,下車的乘客請提前做好準備……」首都地鐵晚
高峰的擁擠程度絲毫不亞于春運,尤其是地鐵一號線,稍微瘦弱點的都可能被周
圍人群擠到雙腳離地,特殊的環境滋生了大量地鐵色狼,每年屢抓不止。

  于曉妍被擠在車廂角落位置,今年32歲的她瓜子臉蛋,肌膚雪白如玉,氣
質端莊優雅,身材高挑纖細,身穿白色襯衫,腰系職業套裙,雙腿筆直修長,腳
踩黑色高跟鞋。此時她雙頰潮紅,眼角含淚,咬著牙不停的掙脫身後疤面男,想
要大聲呼救,又擔心疤面男惱羞成怒,他左手握著的螺絲刀萬一給自己來一下,
後果不堪設想。

  疤面男身材不算高大,大約175公分,體型瘦弱,平凡的臉上從上至下有
一道猙獰刀疤,憑添幾分兇悍,他左手持著螺絲刀貼在懷中美婦腰側,右手在美
婦裙內撫摸緊實圓潤的臀瓣。

  于曉妍身高166公分,穿著高跟鞋和疤面男高度相仿,耳邊聽著身後男人
近在咫尺的粗重喘息聲,聞著帶有濃重煙味的口臭,暗道倒黴,車子壞的不是時
候,下班高峰打車又打不到,只好乘坐地鐵,哪想到一進車廂就被身後疤面男騷
擾。開始磕磕碰碰也就忍了,結果他越來越得寸進尺,剛想找他理論,看見他手
中尖銳螺絲刀,立馬沒了火氣,只得祈求身後男人發泄完讓自己離開。

  「我……我要到站了,放我下車吧……」于曉妍對身後疤面男小聲哀求道。

  「你別亂動我就快些,等我舒服了自然會放你走。」疤面男聲音有些嘶啞,
像是喉嚨被刀片劃傷般。

  「你……你就放開我吧……」

  疤面男用螺絲刀壓了壓美婦腰間,不耐的說道「你再啰嗦,我就捅了你,別
廢話,雙腿岔開。」

  于曉妍心中害怕,不敢反抗,雙腿微微分開,感受臀瓣間大手突然撥開內褲,
粗糙的手指在自己羞處摩擦。

  「你……不要!」于曉妍打了個哆嗦,低聲泣道,雙手用力按住裙內大手,
想要推開。

  疤面男盡管瘦弱,但力氣卻比平常女人大了很多,于曉妍不僅沒有推開他的
手,撫摸在私處的粗糙手指更是一下子伸進蜜穴,刮弄壁肉。

  「啊!」于曉妍雙腿用力內夾,自從5年前與前夫離婚後就沒再有性生活,
現在被一個陌生男人手指插入私處,驚嚇的叫了起來。

  周圍乘客被于曉妍叫聲嚇到,紛紛看向她和疤面男,見兩人緊緊貼在一起,
明顯看到疤面男的手伸進裙中。于曉妍求助的看向衆人,希望有人可以挺身而出
將她救離苦海。也許有人這時想要英雄救美,可看著疤面男可怕的面龐和兇惡的
表情,手中還拿著把尖銳螺絲刀貼在美婦腰側,頓時偃旗息鼓做起路人甲。

  疤面男惱羞成怒,刀尖用力頂著美婦後腰,「臭婊子,是不是想死?叫那麽
大聲?乖乖聽話,不然老子讓你見紅!腿放松,手拿開。」

  于曉妍看向周圍乘客,竟沒有一個男人回應自己求助的目光,紛紛躲避與她
對視,頓時心如死灰,夾緊的雙腿松開,雙手握著扶手,閉著眼,淚流不止。

  粗糙的手指在于曉妍私處用力摳挖,發出「呲呲」水聲,在這樣的環境下被
陌生男人猥亵,快感加速襲來,她咬著牙努力不讓自己發出呻吟,顫抖的雙腿酸
軟無力,可她依然身體前傾,墊著腳尖,用力拉著扶手,好似這樣就能遠離美穴
中的粗糙手指。

  疤面男扣弄一陣,將手指拿出。于曉妍長舒了口氣,以爲噩夢終于結束,回
頭看了眼他,小臉頓時漲的通紅,只見疤面男將挂有淫液的手指放在鼻下用力嗅
著。「真騷啊!」他滿臉陶醉歎道,竟將手指放入嘴中吸允起來。于曉妍惡心的
打了一個機靈,渾身雞皮疙瘩立起,用力撞開疤面男迅速向車門擠去,可惜剛走
沒兩步,頭皮一疼,頭發被疤面男拽住,用力拖了回來,身邊乘客不僅沒有幫忙,
還「貼心的」讓開身體。

  「臭婊子,我讓你走了麽?不給你點顔色看看,你不知道老子的厲害!」周
圍乘客的漠視讓疤面男更加囂張,他一拳打在于曉妍胃上,疼的她彎腰幹嘔,旁
邊有一大媽實在看不下去了,小聲說「還有沒有法律了……」結果被疤面男兇狠
的眼神一瞪,吶吶的說不下去,低下頭研究手機。

  疤面男揪著美婦頭發,擡起她的頭,低聲說道「你是不是把我說的話當耳旁
風,嗯?再敢逃跑,我弄死你。」說完將美婦轉身推向角落,從褲裆中掏出又黑
又粗的醜陋陰莖,龜頭早已充血,馬眼上還分泌著粘液。

  于曉妍一只手撐著車廂壁,一只手捂著肚子,只覺裙子被身後惡人撩起,滾
燙的肉棒摩擦在自己陰唇上,嚇得哭了起來,哪想到他膽子如此之大,在大庭廣
衆之下竟要強奸自己!

  「禽獸!」站在附近的眼鏡男低罵一聲,羨慕的看著眼前活春宮,恨不得代
替那疤面男對美婦使壞,舉起手機打開錄像功能,他要回家後好好欣賞,發泄一
炮。

  「公主墳站到了……」列車提示音響起,車門緩緩打開,一個穿著校服的高
大男生擠進車廂,他身材壯碩,古銅色的肌膚微微有些汗水,臉上棱角分明,劍
眉入鬓,高挺的鼻梁,鷹眼環顧起來,心中疑惑「怎麽車廂裏有女人哭聲?」他
順著哭聲擠了進去,撥開層層阻礙,終于在角落裏見一瘦弱男人露出陰莖,正對
著身下女人聳動屁股,隔著裙子也看不真切,不知是插入沒有。

  「畜生!」男生看的怒目圓瞪,向前一把拉扯男人,輕易將他拽離女人身體,
然後手臂緊緊勒住男人脖子。

  疤面男倒了八輩子血黴,龜頭剛剛要插進美穴中,就被一股大力拉開,然後
脖子被死死勒住,喘息不得,手中的螺絲刀也不要了,雙手用力拉著脖子上粗壯
的手臂,卻掰不動分毫,眼神漸漸渙散,耳中隱約聽到周圍乘客喊道「打死那淫
賊!」

  于曉妍本已經認命,閉眼哭泣等待疤面男的懲罰,突然感到身後惡人飛一般
的離開自己身體,接著聽到周圍乘客叫罵聲,忙將內褲撥正,回頭看見如戰神一
般的男生勒住惡人脖子,此刻的疤面男哪還有剛才的囂張霸道,如待宰的綿羊
「躺」在那男生懷裏。

  高大男生感到他掙紮漸弱,松開手臂後,看也不看捂著脖子用力喘息的疤面
男,而是快步扶起被欺負的女人,他這時才看清女人樣貌,頓時心跳加快,喉嚨
發幹,只覺她有如《洛神賦》描寫的洛水女神,有些結巴的問道「你……你沒事
吧?」

  有時心動只在一瞬間,毫無理由,毫無規律,僅僅是第一次見面就想得到對
方。這男生就是如此,于曉妍的成熟魅力和她此時的委屈傷心,讓他想將她擁入
懷裏,好好呵護。

  于曉妍一把抱住男生,感受著他強健的體魄,堅實的肌肉和男人汗味,感覺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安全過,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故事從這裏開始。

  派出所門口,做好筆錄的警察拍了拍男生,贊道「小夥子可以啊,見義勇爲,
這身子骨,是不是練過?」

  男生羞澀的撓了撓頭,說道「和我爺爺練過武術,小時候沒輕沒重把一個同
學打了,被我爸狠狠揍了一頓,就沒再練了。」

  警察笑道「誰小的時候沒打過架,只要以後把功夫用在正途上,叔叔支持你
繼續練武!」

  「嘿嘿,謝謝警察叔叔。」男生傻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李天賜同學,謝謝你,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于曉妍
也做好筆錄走了出來,對男生道謝,說著說著哽咽起來。

  剛剛做筆錄時他們二人已知道彼此身份信息。

  「于老師,你別哭了,有我在沒人敢欺負你。」李天賜拍著胸脯承諾。

  「你們放心吧,這次起碼判他一年半載的。這男的是個慣犯,叫丁一,去年
他上班的工廠倒閉後就整天遊手好閑,偷內衣,猥亵少女這些事沒少做。」

  「判這麽輕啊,我還以爲能關個10年20年。」李天賜覺得一年半載就能
出來,犯罪成本也太低了。

  「量刑不好定啊,不說這些,以後要是有事,給我打電話,我還有點事,就
不送你們了。」

  辭別警察後,李天賜鼓起勇氣對于曉妍說道「于老師,我送你回家吧。」

  于曉妍看著他緊張期待的樣子,被追求經驗豐富的她知道這男生對自己著迷,
拒絕道「不用了,謝謝你,我打車回去,已經這麽晚了,你也趕緊回家吧。」

  正巧一輛出租車經過,李天賜急忙攔住,幫她打開車門,等她坐進去後將車
門關好,站在車邊搖手向她道別,眼中透著不舍,心中嘀咕「連電話都沒留,還
好知道她是哪個學校的老師,不然真的再也見不到了。」

  于曉妍坐在車裏,看著車窗外高大男生一臉不舍的望著自己,傻傻的揮手道
別,心中有些感動和不忍,搖下車窗說道「我的微信號是『于心無愧』,再見,
李天賜同學。」

  車子緩緩離開,于曉妍扭頭看著他開心的跳了起來,笑著回過頭,靜下心來
又暗自自責「怎麽會這麽沖動把自己微信號給他,難道還期待發生點什麽?你真
是壞女人啊于曉妍,愧爲人師!」

  李天賜激動的手指發抖,迅速打開手機,在微信中搜索『于心無愧』,是她!
頭像是于曉妍拿著英語書的自拍照,點擊添加好友等了一會,見沒有通過,知道
她還沒有看手機,一路跑著回到家裏。

  「晚上好!」李天賜對門口站崗的警衛員打招呼。

  「這麽晚才回來啊,李司令好幾次出來接你放學呢。」警衛員笑著對他說。

  「啊!那我得快點,省的又是一頓教育。」李天賜加快步伐,跑向不遠處的
二層小樓。原來李天賜家住空軍大院,和于曉妍住的地方其實不遠。他爺爺是前
空軍司令員,現在已經退休在家,平時養養花打打拳;奶奶已經去世;爸爸是空
軍少將,絕對稱得上『年輕有爲』;媽媽是中央政法委副書記的掌上明珠,現在
是海澱法院的黨組書記;至于李天賜,他是根苗正紅的紅叁代,一出生就被家裏
寵愛,爺爺更是歡喜的吃了一整瓶速效救心丸。

  李天賜從小懂事,沒有因爲家裏寵愛和權勢就無法無天,相反更加謙遜有禮,
屬于「別人家的孩子」,這下家裏更是放心,爺爺直歎後繼有人。

  「爺爺,爸爸媽媽,我回來啦!」李天賜扔下書包,向客廳跑去。

  「天賜回來了,快,把飯再熱熱!」爺爺筆直的坐在沙發上看新聞聯播,聽
見寶貝孫子聲音,忙對一旁的保姆說道。

  「怎麽回來那麽晚?去哪瘋了?」爸爸語氣不善,質問道。

  「你小時候不也一樣,晚上路燈不關你都不帶回家的,去去,看見你就煩,
回屋去!」爺爺聽不得兒子說乖孫,攆著他走。

  「還是爺爺對我好!」李天賜嘴甜甜的,哄得老爺子開懷大笑。

  「天賜回來啦?快點吃飯吧,去哪玩了這是?」媽媽從樓上下來,關心兒子
問道。

  「媽,在學校打籃球忘了時間,下次不會了。」李天賜坐在餐桌前,夾著涼
菜猛吃幾口。

  「別吃那麽快,小心噎著。打籃球是好事,鍛煉身體,以後當兵肯定是兵王!
不過天賜啊,下次晚回來可得給爺爺打個電話說一聲,不然家裏多著急。要不還
是給你派個車吧,接送你上下學多好。」爺爺心疼孫子,老李家可就他這麽一個
獨苗。

  「不用啦爺爺,我又不是嬌慣的大小姐,天天擠地鐵挺好的,不然怎麽體驗
生活?我以後晚回來一定打電話。對了,媽,我想轉學。」李天賜扔了一顆重磅
炸彈。

  「啊?爲什麽想轉學啊?」爺爺和媽媽齊聲問道。

  「嗯,我想去中關村中學,那學習環境好,老師管得嚴,而且離媽媽上班的
地方也近。我聽朋友說,于曉妍老師對學生特別認真負責,我想進她的班。」李
天賜絞盡腦汁想著借口。

  「唔,中關村中學倒也不錯,爸,您看呢?那離我上班很近,我照顧他也方
便。」媽媽覺得不錯,自己中午還可以給兒子送個飯。

  「行!只要認真讀書,去哪都行!這證明天賜長大了,知道努力奮鬥了,是
好事!值得喝一杯!」老爺子找個機會就想喝兩口,年紀大了保健醫生嚴格控制
他酒量,被李天賜和媽媽勸了半天才作罷。

  吃完飯回到房間,李天賜急忙打開手機微信,看見『于心無愧』已經添加他
好友並發了個笑臉,寫著「今天謝謝你,李天賜同學。」

  李天賜馬上回複「這是我應該做的,朗朗乾坤,難道看見你被壞人欺負無動
于衷?」

  過了會,于曉妍回道「我當時已經絕望了,一車廂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要不
是你,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再次謝謝你。」

  李天賜腦中急轉,暗恨自己言情小說電影看的少,終于理解什麽叫做書到用
時方恨少!幹巴巴的回了兩個字「呵呵」,發出去後就後悔了,是不是顯得自己
太不風趣,沒有內涵?忙點擊撤回,編輯一番「于老師,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麽樣
的,我自己是特別熱心腸的人,從小扶老爺爺過馬路,撿到錢交給警察叔叔,我
在學校還是班長,幫助困難同學……」

  「噗嗤!」于曉妍看著手機裏的長篇內容,沒忍住將嘴裏剛喝的溫水噴了出
去,急忙拿起抹布擦拭地板,嘴角翹起,心道「沒想到他高高大大,看起來老實
巴交,說話卻這麽風趣,在學校一定有很多女生喜歡吧!」

  李天賜見自己長篇信息後,對方半天沒有回複,心裏忐忑不安,百爪撓心般,
反思是不是自己太浮誇嚇到對方了?患得患失起來,恨不得時光倒流,讓自己再
認真編輯一次微信。

  終于『于心無愧』顯示正在輸入,激動的他湊近屏幕,恨不得眼睛貼在手機
上。

  「你可真逗,在學校一定很討女生歡心吧!」

  這句話可難住李天賜同學了,認真的讀了兩遍,到底是什麽意思呢?是想問
自己有沒有女朋友,還是覺得自己說話不正經?結尾用的是歎號而不是問號,證
明她心中對自己有了想法……

  其實于曉妍真沒想那麽多,只是覺得他幽默風趣,隨手編輯了一條微信。

  李天賜決定以不變應萬變,「我還沒有女朋友呢,學校裏女生都太幼稚,天
天討論明星啊、化妝品啊、包包啊,不成熟,我還是喜歡年齡比我大的,這樣有
共同語言。別看我才上高二,但我心理年齡已經40多歲了,天天晚上看新聞聯
播,國際時事,那個美國不是要制裁咱們麽,我覺得啊……」這一條微信編寫了
快5分鍾,李天賜意猶未盡,要不是擔心女神等自己太久不耐煩,他覺得還能對
美中貿易磨擦闡述的更清晰一點。

  于曉妍聽見手機提聲音,拿著水杯剛想喝一口,想了想還是放下,點開屏幕
看著滿滿一頁的信息,看到一半就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太逗了!想不到自己
一把年紀了魅力依然不減。」她臉蛋微紅,有些小驕傲,又有些害羞,那男生簡
直是明著告訴自己『我還單身!我喜歡你!我們有共同語言!』「可惜啊,我生
君未生,君生我已老。」于曉妍笑了會又寞落起來,自己和他怎麽可能,想狠下
心來不再理他,可又覺這樣做對自己救命恩人太過份了,只好婉轉的編輯「你以
後一定會碰見合適的那個她,現在就應該認真學習,考上好學校,這樣才對得起
自己父母。好了,不說了,我要睡覺了,晚安!」

  李天賜看著這條信息,簡直五雷轟頂把自己炸的外焦裏嫩,不過這點困難顯
然不能讓我們男主角放棄,等自己轉學去她班裏,近水樓台先得月,就不信感動
不了這美婦!

  「晚安,祝你做個好夢!」發送完這條信息,李天賜躺在床上閉眼睡覺,想
著明天一早就可以看到她驚訝的表情,開心的進入夢鄉。

  次日,于曉妍早早起床,打車來到學校,剛一進校門口就被教務處主任叫住,
「曉妍,快來,校長找你!」

  于曉妍快步跟上主任,問道「校長找我什麽事?」

  「好事,等會校長親自和你說吧。」

  校長室內,校長一臉和善的對于曉妍笑著問道「曉妍啊,現在帶高一的學生
感覺怎麽樣,壓力大不大?有沒有什麽困難,和我說,學校一定幫你解決!」

  于曉妍心裏「咯噔」一下,那麽多年都沒見過校長笑臉,事出反常必有妖!

  「謝謝校長關心,我現在壓力不大,學生們也很聽話。」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這次叫你來啊,主要是想給你壓壓擔子,經學校
研究決定,提拔你爲高二年級組組長,擔任高二一班班主任,有沒有信心做好?」

  于曉妍簡直不敢相信天上真的掉餡餅,忙答應下來「我一定不負衆望,帶好
學生們!」

  于是,一次詭異火箭般的升職在短短5分鍾內達成了,要知道擔任年級組長,
沒有幾十年教學經驗根本是不可能的。

  看著于曉妍離開,校長按下心中绮念,暗自慶幸沒有對這離異美婦下手,不
然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哪裏想到她竟然抱上了大粗腿。

  于曉妍隨著教導處主任暈暈乎乎的走進高二一班,主任對教室裏的學生們喊
道「同學們靜一靜,這位是于曉妍老師,以後是你們的班主任,大家掌聲歡迎!」

  男生們熱烈鼓掌,于曉妍誰人不識誰人不曉,她是學校最漂亮的女老師,是
他們的夢中情人,也是不少男老師主攻的對象。

  于曉妍走上講台,她穿著藍色襯衫,深色長褲,肉色短絲配黑色高跟鞋,氣
質迷人、端莊典雅,對台下學生笑著說「同學們好,我們其實都不陌生了,今後
我就是你們新的班主任,教你們英語。」

  主任接了個電話,走到于曉妍身旁低聲說道「一會有個轉校生來你們班,一
定要安排好,明白嗎?」

  于曉妍秒懂,關系生呗,點頭應下來。不到一分鍾,她就看見昨晚才見面的
高大男生穿著便服走進教室,沖著她傻樂,她驚訝的合不攏嘴,『他怎麽來了?』
主任前恭後倨的領著李天賜進到教室,對講台上發楞的于曉妍有些不滿,這是什
麽表情,說好的熱情好客呢?萬一出點纰漏,校長那裏怎麽交代?輕咳一聲,對
于曉妍說道「于老師,這位是李天賜同學,以後你要照顧好,有什麽困難就找我,
知道嗎?」

  還沒等于曉妍反應過來,李天賜上道的感謝主任「主任,您太客氣了,您放
心,我一定聽于老師的話,好好學習,絕不給學校班級抹黑!」

  于曉妍回過神來,看著李天賜遊刃有余的說著場面話,暗想自己一把年紀了
也沒有他這麽能說,對他微笑道「李天賜同學,向同學們介紹一下自己吧!」

  「大家好,我叫李天賜,木子李,天下的天,賜予的賜,很高興認識大家!」
李天賜走到于曉妍身邊,朗聲自我介紹,聞著身旁女神的體香,心中一陣小激動。

  「好帥啊!」女生們激動了,高大威猛的李天賜雖然不符合韓流明星的審美,
但自有一種陽剛之美。

  「這麽高這麽壯,今年籃球比賽贏定了!」籃球隊的也激動了,以往籃球比
賽總是吊車尾,今年有希望翻盤了!

  李天賜轉頭對女神說「于老師,我想坐在前面,我視力不好。」

  于曉妍臉蛋微紅,她就是再傻也明白過來,早上校長和主任異樣的行爲都是
因爲身邊的男生,而這男生轉學過來指名點姓的讓自己教他,無非是想多接觸自
己,竟還想坐在自己眼皮底下,太過分了!

  「你長的那麽高,會影響後排同學……」于曉妍笑瞇瞇的拒絕。

  主任在一旁聽她這麽說可急壞了,操不完的心啊!連忙接著話說道「坐在前
面當然沒有問題,于老師,你來安排一下!」說著,對于曉妍猛眨眼,示意她別
亂來。

  「感謝于老師和主任對我關心愛護,我坐在邊上就不會擋住後面同學的視線,
當然,我一切聽于老師的安排。」李天賜就差腦門上刻著『忠心』二字,對女神
表著小心思。

  于曉妍看著男生眼中露出的愛慕之情,有些羞澀和煩惱,「這可怎麽辦啊,
以後該如何相處?」

  主任見于曉妍默不作聲,急的高血壓病差點犯了,說道「那就按照李天賜同
學的辦法,坐在邊上既不影響後排同學視線,又可以看得到黑板上字迹,于老師,
就這麽安排吧,我還有點事先走了,你接著上課吧!」說完,扭頭就走,他擔心
再呆下去自己心髒會受不了。

  李天賜笑呵呵的搬著桌椅坐在靠邊第一排位置,打開書包翻出書本,眼睛直
勾勾的看著講台上的女神,嘴角笑容怎麽也掩蓋不住。

  于曉妍被他看的心中發毛,又不好訓斥他,只得拿起書本帶著學生朗讀課文,
偶爾眼角掃過他臉上,又慌忙移開目光,心髒「碰碰」跳的厲害,心想「他這麽
看我,好害羞啊!還怎麽上課,不行,我要提醒他注意影響。」

  「李天賜同學,你把剛才老師讀的課文背誦一遍。」于曉妍想著讓他難堪,
進而收斂一點放肆的目光。

  李天賜可沒理解女神的意思,以爲她是想考校自己水平,忙站起來,流利的
複述課文。

  「哇,他英語說的好好啊!」

  「想不到他人帥,還是學霸呢!」

  ……

  班裏女生一陣驚歎,于曉妍也驚訝于他的口語發音,純正的北美音調,比自
己都要好很多。

  「很好,坐下吧,李天賜同學發音很標準,其他同學要向李天賜學習!」于
曉妍只得讓他坐下,表揚一番。

  李天賜坐下後挺胸擡頭,目光更加炙熱的燒著于曉妍的心,隱約看見女神耳
朵都紅了起來。

  于曉妍被他侵略的目光打敗,快步走向後排,不走不行,那小子目光燒人,
自己可經受不住。直到下課,一節英語課她大半時間楞是在後排度過的,下課鈴
響後更是匆匆忙忙的沖出教室,小跑著回到辦公室。

  辦公室內,剛剛喝下一大口水的于曉妍就被周圍老師給圍住了,有道喜的,
有羨慕的,還有發酸的。于曉妍只得按下心中慌亂,一一回應,好不容易把人都
請走了,才坐在桌前歎了口氣,拿出手機給閨蜜發微信請教。

  「急!我被自己學生給盯上了,怎麽辦?你不是戀愛達人麽,這個局怎麽破?」

  「哦?沒想到你這把年紀了還能煥發第二春,好事啊,什麽時候請我吃喜糖?」
微信名叫『傲嬌的大小姐』迅速回複。

  「說正經的呢,好煩啊,昨天晚上我在地鐵裏被色狼騷擾,是他救了我。沒
想到他今天就轉校過來了,家裏一定是當官的!你不知道,早上我們校長和顔悅
色的把我提爲年級組長,非要我教高二一班,我當時還以爲走了狗屎運,其實都
是他背後弄的。」

  「英雄救美,家裏有權,你不要可以介紹給我啊!這可是金龜婿,打著燈籠
都找不到,人長的怎麽樣?」

  「長的還好啦,像古天樂,比古天樂高大一點,強壯一點。」于曉妍腦中閃
過李天賜樣貌身形,如實答道。

  「那你還猶豫什麽?這麽好的男人哪找去,不行不行,下班我去找你,我要
見見你說的這個小男人!」

  于曉妍通過微信都能感受到電話那頭的閨蜜春心蕩漾,忙打到「你別亂來啊,
他是我學生,你們倆差著歲數呢,怎麽可能?」

  「現在的世界你不懂,年齡不是問題,性別不是問題,甚至種族都不是問題,
你沒看那個美國電影阿凡達嗎?我可以等他到了22歲再完婚啊,你說去哪舉行
婚禮呢?馬爾代夫怎麽樣?」

  于曉妍腦門一道黑線,「等他22歲,你都快40了,洗洗睡吧,我看從你
這是問不出什麽,再見!」發送完這條短信,她撐著下巴,苦惱思考著該怎麽處
理青春期少年對自己的愛戀。現在學校裏的體育老師小魏也在瘋狂的追求自己,
叁天兩頭的送花,弄的全學校老師都知道,自己拒絕過幾次依然熱情如火。哎,
太過美貌也很煩惱啊!

  教室內,李天賜向同桌女生打聽著于曉妍的信息。

  「你好,咱們于老師平時嚴厲嗎?她是什麽樣的一個人?」

  女生眼中閃爍桃心,幸福的差點暈過去「帥哥,你有女朋友嗎?」

  「有啊,她比我大一些,特別漂亮!」李天賜微笑道,想著于曉妍。

  「啊,這樣啊,你難道不考慮換個女朋友嗎,比如我,你覺得我怎麽樣?」
女生心有不甘,爲自己幸福努力。

  「呵呵,我要是分手了第一個考慮你,還是說說咱們于老師吧。」

  「于老師人很好,長得又漂亮,性格溫柔,很多男生都喜歡她呢。另外告訴
你一個八卦,咱們體育魏老師正追求于老師。哎,你不知道,于老師好可憐的,
她被前夫騙財騙色,那男的在外面詐騙被揭發,自己是逃跑了,結果債主找上門
來把她家裏值錢的東西全拿走了,房子也被司法拍賣,據說于老師現在租了一個
小房子自己住呢。」

  李天賜張著嘴巴,沒想到隨便一問就有這麽大信息量,「這些事你都是怎麽
知道的?莫非你就是傳說中的諜報員?」

  女生淡然的揮了揮手,說「因爲我是于老師的親戚啊,她是我姑媽的表姐的
二姨夫的……」

  李天賜突然感到壓力山大,想不到學校內就有競爭對手,幸虧自己明智轉校
過來,不然女神遲早進到別人鍋裏。

  中午,李天賜的媽媽拎著精美便當看兒子,關心幾句後就急匆匆離去,她下
午還有一個重要會議要準備。

  李天賜手中提著媽媽帶的便當,一路找到于曉妍辦公室,敲了敲開著的門,
對正在吃盒飯的女神說「于老師,我帶了點好吃的,給你嘗嘗鮮。」

  「咳咳咳!」于曉妍沒想到他來辦公室找自己,嘴裏吸著一條寬粉,粉條一
半在嘴裏一半在外面,正努力想咬斷,他一來自己是咽也咽不下去,咬也咬不斷,
一著急全吐了出來。

  李天賜沒想到這都能嚇到女神,連忙過去把便當放在她桌上,大手輕輕拍打
她後背,關心的說著他爺爺的口頭禅「于老師你慢點吃,別噎著。」

  「呵,怎麽了這是,嗆著啦?」旁邊老師關心問道。

  于曉妍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拿起水杯「咣咣咣」猛灌幾口水,緩了口氣,
問李天賜「你怎麽過來了?」

  李天賜獻寶似的指著便當,「于老師這麽辛苦上課,我作爲于老師的學生實
在不知道該怎麽表達心中感激之情,唯有幫老師改善改善夥食,于老師不會嫌棄
吧。」

  「呵,小夥子會說話!」旁邊老師助攻1。

  「于老師真是好福氣,學生又帥又懂事。趕緊嘗嘗吧,你胃不好就應該吃些
好消化的。」另一個老師助攻2。

  「哦,于老師腸胃不好嗎?」李天賜關心的問。

  「是啊,她是老毛病了,不能喝涼水,也不能吃太過油膩和辛辣的食物。」
熱心的老師搶答。

  于曉妍玉臉羞紅,太丟人了,吐了一桌子粉條不說,還被其他老師揭短。她
剛想拒絕李天賜的好意,又想到如果拒絕了豈不是說自己看不起他?小小年紀就
知道給自己挖坑,長大不知道要霍霍多少女生。

  李天賜幫著她打開便當盒,誘人的食物香氣瞬間飄滿在辦公室裏,食盒內菜
品豐富,什麽鮑魚撈飯、清蒸鲈魚、白灼基圍蝦、蔥燒海參、紅燒排骨等等,一
共六菜一湯,每份菜量不大,色香味俱全。

  「真香啊!」老師們順著香味圍了上來,「吃的真不錯,于老師你有福了!」
助攻3。

  李天賜淡淡的說「基本操作。」然後快步拿起女神桌邊的垃圾桶,大手毫不
嫌棄的抓起女神剛剛吐在桌子上的粉條,扔進桶內。

  「唉!你別……我來就好!」于曉妍只覺臉上火燒火辣的,羞惱的想「周圍
那麽多老師圍觀呢,要不要這麽撩我?」

  「于老師你別動,我這就收拾好了,在家都是我幹活!正好多帶了幾張濕紙
巾。」李天賜吹著牛逼,家裏都是保姆幹的,連最疼愛他的爺爺都沒享受到這樣
五星級貼心服務。

  拿著濕紙巾將桌子擦了叁遍,抹了把頭上不存在的汗,催促著說「于老師,
你快吃吧,一會該涼了,你胃不好就不能吃涼的。」

  于曉妍哭笑不得,便當內的食材真的很合自己胃口,但吃了這一次會不會還
有下一次,這讓周圍吃瓜老師怎麽想。

  李天賜見她遲遲不下筷子,加了把火「于老師,你是不是不方便啊,要不我
餵你?」

  于曉妍像是炸了毛的貓,忙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嘟囔著說「不用不用,我自
己吃就好,味道真不錯,不過下次就不要給我帶了啊!」

  李天賜笑瞇瞇的看著她吃飯,自動過濾掉最後一句話,轉頭對周圍老師道
「各位老師,我家是開餐館的,飯菜衛生又有營養,要是各位老師不嫌棄,以後
我免費提供午餐!」

  「那多不好意思?還是要給錢的!」

  「小夥子會來事,以後肯定了不得!」

  ……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以每餐成本價10元將周圍老師們輕易拿下,這樣可以
名正言順的給女神送溫暖。

  于曉妍翻了翻白眼,10元錢估計也就是1/ 10的成本,這大鮑魚上次去
海鮮超市看,一個就要100多元,知道他都是爲了自己,心中很煩惱「今後要
怎麽相處啊?」狠狠的咬了口鮑魚。

  李天賜甜蜜的看著她吃完飯,遞上濕紙巾,收拾好便當盒,開心的離開。

  「小于啊,你們班這個學生可了不得,說話得體,大方有禮,對你還很關心
體貼呢。」一個大媽老師稱贊著李天賜,但話中有話啊。

  于曉妍強裝淡定,「是啊,校長就因爲他才提拔我當年級組長的,家裏關系
背景……我不方便說啊。」

  大媽老師秒慫,默默吃著盒飯裏的粉條。

  于曉妍掏出手機,劈裏啪啦的打字求助閨蜜。

  「救命啊!他中午給我送便當,六菜一湯,一看就不便宜,怎麽辦啊!」

  「你是喊救命還是誠心秀恩愛給我看?你不想吃難道他能逼著你吃?」

  「你不知道,他啊……」于曉妍把剛剛發生的事描述一遍,最後問道「你說
這叫什麽事啊,都撩到辦公室來了,要是被其他老師知道,我以後還怎麽教書育
人?」

  「晚上下班,帶上你小男友不見不散,姐姐幫你把把關!」

  「……」

  晚上放學,于曉妍祈禱他不會來找自己,可惜幸運女神大姨媽來了。

  「于老師,什麽時候下班啊?我送你回家,保證安全送到家!」李天賜站在
辦公室門口,頭發還用水專門打理了一下,顯得成熟一些。

  「哦,老師還有明天的課件要準備,估計很晚,你先回去吧。」于曉妍假裝
很忙的樣子在桌上寫寫畫畫。

  「那更不能讓你一個人回家了,我就在旁邊等你,正好寫作業。」李天賜放
下書包,坐在空桌上打算長期堅守陣地。

  于曉妍急了,這孩子是真聽不懂她的意思還是裝得,「李天賜同學,你放學
了就先回去吧,老師完事後會打車回去的,你不用擔心。」

  「哎,沒事,我回家也是呆著,在這陪陪你,把你安全送上車我再走。」

  「你……」于曉妍心好累。

  走廊中一陣高跟鞋聲響起,每一次鞋跟敲擊地面的響聲都極有規律,可以想
象這是一位時尚女性,自信又有魅力。果然,高跟鞋的主人停在辦公室門旁,她
身材修長,體型苗條,深棕色波浪頭發,戴著Dior墨鏡,烈焰紅唇,穿著黑
色露肩上衣,腰系紅色包臀半裙,一雙紅色恨天高足有15厘米,完美诠釋了魔
鬼身材的定義。這時尚美女摘下墨鏡,桃花眼水汪汪的看向李天賜,開口問道
「你就是李天賜吧?」

  李天賜楞了楞神,這女的他不認識啊,萬一女神誤會自己是情場浪子怎麽辦,
腦中一轉有了對策,問道「大姐,你是……」

  「噗!」于曉妍又雙叒一次被他嗆了口水,「咳咳咳」。

  李天賜連忙放下手中書本,跑到女神旁邊輕輕拍打後背,關懷的問「于老師,
你怎麽喝水也能嗆著,慢點喝。」

  時尚女性也不生氣,而是笑盈盈的看著他們忙活。

  于曉妍咳完,指著她問道「喬喬,你怎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