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寻秦色传】【完】

精彩内容:

項少龍慢慢地把手按在了紀嫣然那已經隆起的小腹上。想著自己的那幾個孩子,項少龍心裏不禁有點沾沾自喜,原本以爲自己今生都不會再有孩子了,但那鄒衍幹爹想不到對醫術還有那幺兩下子,只是十付中藥就讓自己的妻子們懷上了,而且紀才女已經是第二次懷孕了,想到她們第一次懷孕的表現,簡直要把項少龍給吃掉一般,孩子對她們真的那幺重要嗎?現在項少龍知道了,原來有自己的孩子的感覺真的這幺爽。

  “項郎,你不睡覺坐起來幹什幺?”紀嫣然悄悄地睜開美麗的大眼,轉動著身子,並用那豐腴修長的大腿壓在了項少龍的下體。

  “紀才女又想要了嗎?還沒吃飽嗎?”項少龍低著看看紀嫣然,一只大手就把她飽滿的乳房給蓋住了。紀嫣然輕輕地呻吟了一下道:“項郎,你昨晚糟蹋得人家還不夠嗎,現在人家的小屄還有點痛呢。”

  項少龍輕輕一笑道:“誰讓你爭寵,小貞和小鳳也想陪寢,你卻想獨享,所有只好讓你一個人來承受爲夫的粗壯了。”

  “我睡不著,所以起來想些事情。”項少龍接著說道。

  “項郎,你沒有盡興嗎?讓致致進來陪你好嗎?”

  項少龍道:“那倒不是,我只是想起我們那幾個孩子,心裏感覺很幸福。不知道你這次肚子裏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肚子裏是項少龍的孩子,那就夠了。”

  “呵呵,我真沒想到我也會有孩子那一天。有孩子的感覺真的很好!”

  “那是自然,我原本以爲我再也當不了娘了,想不到幹爹救了我。小烨才七歲,但精力好得不得了。定是你好動性格傳給了她。”

  “怎幺這幺說,那芳兒的小瑩就文靜的很呀!”

  “那怎幺比呀,小瑩已經十叁歲了,有的象小瑩那幺大已經嫁人了。”

  “才不要呢,我的女兒不能那幺早嫁人的,我要留著自己用。”

  “你還不滿足呀,廷芳的母親都讓你操過了,還想操自己的女兒?”

  “嫣然,你不知道爲夫是越多女人越開心嗎?”

  “話說回來了,你說,這次善蘭肚子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你敢這幺問我,那我問你,你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二哥的。”

  “當然不會,其他男人可以把雞巴插到我的小屄,也可以在裏面射精,但我不會爲他們生孩子的,不要說是你的妻妾,就連春盈四婢和翠桐翠綠她們六個也不會懷上別人的孩子的。這你就放心好了,項少龍的女人怎幺爲別的男人生孩子呢?項郎你也太沒自信了。”

  “上次讓小俊和二哥在你小屄灌了叁四次,你也沒懷孕嗎?”

  “項郎,你不要小瞧我們的避孕法嘛,說不會就不會。”

  “呵呵,那二嫂肚子裏可就不會是我的孩子了。”

  “快算了吧,二嫂都不知道多想爲你生個孩子,別說她,鹿丹兒、小薇哪個不想爲你生孩子呀,以後如果你還是往她們的屄裏射精,到時可別說全天下的都是你的孩子了。”

  “沒那幺離譜吧,她們很愛她們的丈夫的!”

  “愛是一回事,想懷上你的孩子是另一方面呀,況且寶兒已經讓二嫂送給我們了,二嫂想真爲你生一個嘛。你養她一個孩子,她就不能養你一個孩子。”

  “看來這次見到二嫂時一定問問她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我的。”

  “這個重要嗎?反正我們都會永遠生活在一起的。”

  “沒錯,我們會永遠生活在一起的。快了,就快了,到小盤正式登基那一天,我們就全體到塞北去,那裏就是我們的樂土,我們可以整天的做愛!”

  “項郎,別想了,來把你的雞巴插到我的小屄裏睡覺吧!”項少龍色色地笑了笑,把早已硬起來的雞巴借著紀嫣然那陰道的濕滑進入她的小屄,微微調整了一下睡姿,緊緊地抱著她睡了,紀嫣然深吸一口氣,似乎承受不了愛郎的巨大,很想讓項少龍的雞巴在自己的小屄裏抽插一番,但那兩腿的酸麻感讓她有點力不從心,只好緊緊的摟著項少龍壯碩的身軀睡覺了。

  一烏廷芳一個人翻著身怎幺也睡不著,突然她感覺門被輕輕地推開了。借窗外的月光,她知道是父親進來了,不由得覺得一陣燥熱,小屄裏也開始發癢了,這是怎幺了,自己怎幺變得這幺淫蕩了。

  烏應元悄悄地來到自己女兒的床前,慢慢地坐在烏廷芳的身邊。烏廷芳只覺得身體一陣緊張,但她只能裝著睡著的樣子。她感覺到自己的父親的一只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被子裏了,而自己這時只是穿著一陣薄薄的睡衣,除此之外什幺都沒有了。父親溫暖的大手已經摸向自己的小腹了。

  “臭丫頭,劇然裝睡來騙父親!”烏應元笑著說道。

  “爹,你不在房間裏陪娘,到女兒的房間來幹什幺?”烏廷芳見父親已經發現自己裝睡就起身問道。絲毫不介意自己近乎全裸的身體呈現在父親的面前。

  “少龍睡到哪裏去了?今晚怎幺是你一個獨睡?”

  “項郎今陪紀姐姐了,小瑩由奶娘陪著睡了。爹,是不是在娘那裏沒吃飽呀,來找女兒再吃一頓?”說完一只晶瑩如玉的纖長小手已經伸向了烏應元的下體,果然摸到了一個濕濕的硬硬的棒形物品。

  “哈哈……,爲父是沒吃飽,但不是你娘那裏,我剛剛從滕翼那裏出來,和滕翼一起把善蘭弄了個半死,爲父才射了一次,不過善蘭已經不能再玩了,爲父只好來找你了。”

  “那二哥呢?”

  “滕翼那小子鑽到小貞和小鳳的房間裏去了。”

  “爹,你怎幺不去找春盈她們四個呢,一定能讓你吃個飽的。”

  “那我的乖女兒怎幺辦?我剛剛知道今晚你閑著的。我不來陪我的女兒,我陪誰去呀!”烏應元說著把手伸進了烏廷芳的睡衣下面,摸向了兩腿之間,“看看吧,你的小屄已經濕了,還裝什幺呀。來吧,讓爹好好疼你!”

  “爹,你欺侮女兒。”烏廷芳撒嬌地輕叫一聲,把手裏的雞巴握緊了,“爹,女兒的小屄裏正癢著呢。現在就把它弄到女兒的小屄裏吧?”

  “別急嘛,先讓我嘗嘗女兒的美乳。”說完烏應元掀開被子,脫去烏廷芳的睡衣和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兩赤裸裸地抱在了一起,生滿胡須的大嘴一下子啃在了女兒那雪白粉嫩的胸脯上,兩顆腥紅的乳頭被烏應元逐個品嘗起來。

  烏廷芳只覺得乳頭一起麻癢,一陣快感傳來,原來烏應元的粗大的手指已經按在了自己敏感的小屄上,忍不住屁股一陣顫抖,小屄裏熱熱流出了一些淫液。

  嘴裏也開始呻吟起來。

  烏應元輕輕地揉著女兒小屄上方的那粒嫩肉,一邊把她的乳房吸得“滋滋”

  作響,然後逐漸向下移動著嘴唇,逐寸的親吻著女兒細嫩光滑的肌膚。烏廷芳肉緊的握著小拳,一只手卻怎幺也不肯放開父親那越來越粗大的雞巴,小嘴裏直哼:“爹,好舒服……,你吸得女兒……女兒好舒服,噢……爹,不要逗芳兒了。

  ……把你的大雞巴……插到芳兒的小屄裏吧。……芳兒的小屄裏癢死了。”

  烏應元聽了也不答話,只是加快了手的速度,同時親吻地更爲激烈,終于他那滿是胡須的大嘴接觸到了女兒那流著淫水的小屄。兩手也一手一個緊緊地抓住了女兒那碩大的乳房,烏廷芳移動了一下身體,把頭鑽進了父親的胯下,小嘴一張就把父親那粗大的雞巴吞了進去,香舌一陣舔動,刮弄著烏應元的龜頭,同時還不時吸了幾下。烏應元的雞巴越發見得粗壯。張口就把女兒的小屄整個含住,用舌頭掃弄著那肉粒。烏廷芳舒服得想叫,卻被父親的大雞巴一頂大半截插進了小嘴裏,只能哼哼。兩腿不由夾緊了父親的頭。但卻不能阻攔烏應元的攻勢。

  烏應元收回雙手,分開了女兒的兩腿,擡起頭來,專心享受女兒的小嘴。

  烏廷芳見父親不再攻擊她的小屄,就大力的吃起他的雞巴了,雞巴在她的小嘴裏越來越粗大,烏廷芳已經嘗到那馬眼裏流出的鹹鹹的東西了。烏應元突然拔出雞巴,轉過身來,把龜頭頂在了女兒的小屄上,右手抓著雞巴用龜頭磨擦著女兒的肉粒。烏廷芳身體又是一陣顫抖。她感覺到父親火熱的雞巴慢慢地頂進了自己充滿淫水的小屄裏,跟著又快速地抽了出去,然後又是慢慢地插了進來。如此能插了有十幾下,烏應元突然加力,大雞巴重重地插了烏廷芳的小屄裏,烏廷芳“啊”一聲大叫。緊緊地把父親抱住了。兩腿也緊緊地夾住父親的腰,小屄裏一陣抖動。一股熱熱的淫液從子宮裏劇烈的噴出,全部打在烏應元的龜頭上。

  “乖女兒,這幺快就不行了。爲父才剛開始呀。”

  烏廷芳一句也講不出,專心地享受著那高潮。看著女兒慢慢地放松了雙腿,烏應元開始抽插,大雞巴每次都是全根而出,盡根插入,巨大的肉袋也一次次打擊著烏廷芳的屁股。

  烏廷芳用力甩著長發,口裏不停地叫著:“用力,操我,操女兒的……小屄吧,我是個大騷屄。……爹,用力操我,你的大雞巴操得女兒的小屄好舒服。用力……對,……就是這樣,快幹到子宮裏了。我要……爹的雞巴幹到芳兒的子宮裏。在芳兒的子宮裏射精。”

  烏應元著女兒的浪叫,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兩人的下體快速的撞擊著,足足有四五百下,烏廷芳再一次大叫一聲。又把父親抱住了,小屄裏再一次噴出陰精。

  烏應元也覺得龜頭一陣酥麻,快速抽插了幾下,用力撞進了女兒的子宮裏,向女兒的子宮射出了亂倫的精液。

  連續兩次泄身讓烏廷芳軟軟地癱在了床上,烏應元也射了兩次,支持不住地倒在了床上。

  緩過勁來的烏廷芳輕聲道:“爹,今晚就在女兒的房間裏睡吧。你射了兩次了,應該休息一會兒了。就把雞巴插在女兒的小屄裏睡吧。”

  烏應元喘了口氣道:“不服老不行呀,年輕時我一晚上能連續操七八個女人,現在射了兩次就覺得累了。”

  烏廷芳淫笑道:“爹爹五十多了,但還能操得女兒兩次高潮的呀。”

  烏應元樂呵呵地說:“還是女兒最疼爹了。好,今晚就插著女兒的小屄睡覺吧。”

  次日清晨,項少龍早早的醒了過來,拔插在紀嫣然小屄中還是硬挺的雞巴,剛要穿衣服,田貞和田鳳兩女走了進來,一左一右服侍著他穿衣,項少龍則是大施魔手把兩手全身摸了個遍,兩女嬌喘著強忍著身體上傳來的快感,把項少龍的衣服整理好了。

  “叁弟,你現在才起來呀!”滕翼大笑著走了進來。

  “二哥,早上好。那幾個人派出去了嗎?”

  “你是說去接那幾個美人的事,放心!一大早就走了。不過你覺得鳳菲、李嫣嫣、單美美她們會跟著來嗎?”

  “二哥,你也太小瞧小弟的魅力了。我敢打賭,她們見到我派人去接,一定會來的,不過這要到我們到達北疆之後才能見到她們了。”

  “好好,當然好,到時我也可以嘗嘗這天下第一藝女的滋味了。噢,還有那個叁絕女石素芳不知道如何能把她弄到手?”

  “呵呵,二哥現在變得色多了,原本你可是不接受女色的呀,看來二嫂把你改變得多了。”

  “哪裏是蘭蘭改變呀,分明就是你這個小子,不是你的上次操你二嫂,當你的雞巴插進蘭蘭小屄裏那一個瞬間,我覺得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雞巴也粗了好多,想都沒想就插到致致的小屄裏了。”

  “當然,我們自己弟兄一起操屄那才刺激嘛,不然也不能證明我們的友情深厚嘛。”

  “不過我現在要告訴你一個消息,蘭蘭肚子裏那個孩子是你的。”

  “什幺?”

  “蘭蘭告訴我想爲你生個孩子,我同意了,所以最近她和你操屄都沒服藥避孕。”

  “怎幺這樣,二哥!”

  “小子,讓人眼紅呀,如果不是你的紀才女、小貞、小鳳也讓我操了,我真的想和你大殺一場,看你有什幺本事竟然讓我的老婆願意爲你生個孩子。”

  項少龍正要說話,一名精兵團成員走了進來:“上將軍,儲君傳令讓您進宮!”

  項少龍揮揮手表示知道了,轉身對滕翼道:“二哥,現在是我們的非常時刻,我們先去見一下我的嶽父大人,老弱女嬰要先轉到北疆去了。”

  滕翼伸手摸了摸仍在沉睡的紀嫣然的小屄一下應了一聲跟著項少龍走出去。

  烏應元沒想到自己剛剛把雞巴拔出來就讓項少龍撞了個正著,不由的老臉一紅,連忙起身穿好衣服走進了密室。

  “嶽父,今天你帶上芳兒她們先回牧場吧,最好這兩天就把她們轉移到北疆去。”

  烏應元揉了揉頭思索了一下道:“恐怕不行吧,其他女人可以先走,但你的妻妾們卻不能走了,不然儲君一定會感覺出什幺不對的。到時誰都走不了。”

  滕翼點頭道:“烏先生言之有理,不如讓趙倩、廷芳、致致、嫣然還有小貞小鳳留下,其他女人全部都隨先行軍離開。到時我們也不會縮手縮腳的了。”

  項少龍道:“就這幺辦吧,嶽父回到牧場後就開始吧,給我留下五百一等高手就成,其他的全部帶走,人越少我們越能盡快脫身的。到時有四弟相助,我們會很快與你們會合的。”

  滕翼道:“烏先生,蘭蘭她們就請你幫忙照顧了。”

  “放心,我會的。”

  項少龍走出烏府,帶著十八鐵衛來到王宮,卻被帶進了後宮,他走進門卻發現小盤、及儲妃坐在一起,朱姬居然也高坐堂上,但看不到毒的影子。自母子二人鬧疆之後,還沒見他們如此和諧,難道他們的關系好了,項少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卻猜不透小盤倒底想幹什幺。

  看到項少龍走進來施禮,小盤伸手示意他起身,跟著道:“你們退下吧,內侍請淑妃進來,把所有的門窗都給寡人關好了,沒有寡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來。”

  當淑妃進來之後,所有的門窗也關好了。

  小盤看著項少龍輕聲道:“太傅,能不走嗎?”

  項少龍定目看著小盤想了想道:“儲君,我不能不走,那是我的夢想,你已經長大成人了,不用我在你身邊了。況且還有王翦、李斯在,他們能幫你一統天下的。”

  “太傅,我知道我留不住你,但我想留下你一點東西還做紀念,可以嗎?”

  項少龍輕聲道:“當然可以!”說完解下身上的“百戰寶刀”道:“就讓此刀陪伴儲君吧!”

  小盤輕輕地搖搖頭道:“太傅,我要的不是這個。”接著看了朱姬一眼道:

  “我想讓你給儲妃一個孩子。”

  “項少龍,自你把我們母子帶入鹹陽以來,我做夢都想與你歡好,今天你說什幺都得答應了。”朱姬在一旁也媚笑著說道。

  項少龍吃了一驚,連忙擺手道:“這個使不得。”

  朱姬嬌聲浪笑道:“你在家裏整天淫亂,你當我們不知嗎?連廷芳的母親你都敢操,還有什幺你不敢做的?”

  小盤淫笑一聲道:“太傅,只此一次,儲妃和淑妃能不能懷孕都不會再讓你做了。不過母後我卻管不著了。今天你來對付我的兩個妃子,母後先由我侍候。

  但太傅記著要來母後的小屄射精的。”邊說著一只手已經伸進了朱姬的裙下,朱姬浪笑道:“王兒,你這幺急呀,先讓母後把衣服取下來吧。

  那邊儲妃和淑妃已經脫了個精光一左一右把項少龍夾了起來,一人抓了項少龍的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然後解開了項少龍的武士服。露出精壯的上身,兩顆美麗的頭顱一齊伏在了項少龍的胸上,兩只小口輕輕地吸吮著項少龍的乳頭。

  項少龍只覺得小腹裏一股熱氣升了上來。淑妃的一只軟軟的小手輕輕伸進了他的褲內,一把就抓到了他已經硬挺起來的雞巴。

  “大王,項上將軍的家夥好大呀。弄起來奴家一定很舒服的。”

  小盤正在享受著朱姬的口技,聽得淑妃的話道:“那你們兩個今天一定能吃個飽了。上將軍不止手上功夫厲害,雞巴的功夫也是找不到對手的。”

  “母後,含深一點,再深一點,對,就是這樣,爽爽,母後你的嘴巴真厲害。”

  朱姬一邊深深把小盤的雞巴塞進自己的嘴裏,一邊用手指甲輕輕地刮弄著小盤的肉袋。小盤呼吸開始有點急促了,大雞巴在朱姬的嘴裏越發顯得粗壯。不由的把手伸向了朱姬的小屄,居然摸了一手精濕。

  “母後,你這裏已經泛濫成災了。”

  “王兒,自你通知母後今天要和項少龍操屄,母後小屄裏的淫水就一直都沒停過的。現在又要爲我的王兒服務,亂倫的刺激更讓我的小屄裏水流個不停,光想想我就已經高潮了,何況現在王兒的雞巴還插在母後的嘴裏呢。王兒,現在讓母後用小屄爲你服務好嗎?母後的小屄實在癢的不行了。”

  小盤淫笑道:“母後,我正求之不得呢。”說完一把推翻朱姬的身體,撲了上去,扶著雞巴對著朱姬的小屄就用力插了下去,只聽得“滋”的一聲響,大雞巴盡根末入朱姬的小屄裏。朱姬高聲叫了一聲爽就把小盤的身體緊緊的抱住了,兩條修長的美腿緊緊地夾住了小盤壯碩的腰身。小屄裏一陣顫抖,居然在小盤重重的插入下再次泄了身子。

  而項少龍那邊已經把雞巴操進了儲妃的小屄裏,由得儲妃在他身上上下挺動著,自己專心舔食著淑妃無毛小屄,弄得淑妃緊緊地抱著儲妃的身體才勉強保持身體不會爽的軟下去,如潮的淫水弄得項少龍的臉上亮晶晶的。

  儲妃用小屄套著項少龍的雞巴估計重重撞擊了兩叁百下,就軟軟丟了陰精,癱在項少龍的身上,而淑妃也在項少龍的舔弄之下泄了兩次身子,兩女都軟倒下來了。項少龍卻剛剛感覺到興趣來了。

  擡眼一看,卻發現小盤已經在一旁休息了,只朱姬還挺著個大屁股在吸吮著小盤已經軟下去的雞巴。

  項少龍挺起大雞巴輕輕地走過去,把火熱的雞巴頭頂在朱姬的小屄口上。

  朱姬正吸吮的來勁,覺得自己的小屄上有個硬物頂了上來,她知道是項少龍的雞巴。心裏一陣高興,忙把大屁股用力向身後一送。濕潤的浪屄就把項少龍的雞巴吞進了大半截,項少龍對眼著的尤物可是動心已久,早在趙國時就想操她,但因爲環境問題沒有得手,今天終于把雞巴捅進了她的屄裏,這種感覺讓他的雞巴越發顯得粗壯。緊緊地抓著朱姬豐滿白嫩的屁股,大雞巴快速抽出,然後又慢慢地插進,一次比一次插地更深。

  朱姬已經舒服的沒功夫吸吮小盤的雞巴了,她把小盤讓給了已經緩過勁來的儲妃和淑妃兩人。專心享受著項少龍的沖刺。

  小屄裏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傳來,碩大的龜頭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自己小屄裏的子宮口,她已經感覺到子宮口要爲他打開了。

  項少龍還是不緊不慢的抽插著,每一次運動都會帶出朱姬大量的淫水。他已經感覺到朱姬的子宮已經爲他張開個小口。當下深吸一口氣,把雞巴全部拔離朱姬的小屄,用龜頭輕輕地磨擦著她的陰蒂,跟著重重地捅進了朱姬的小屄裏,大雞巴盡根而末,大龜頭已經突破了朱姬的子宮口,整搶進了朱姬的子宮裏了。朱姬覺得整個心都飛了起來,那巨大的東西已經捅進了她的子宮。弄得她全身沒了一點力氣,只是小屄和子宮裏的肌肉還緊緊地包著那入侵的肉棒,一股火熱的陰精全部噴在項少龍的龜頭上。

  那種舒服刺激得項少龍的雞巴有點發癢。本想稍忍一下,但想著要對屋子裏的叁全女人射精,就不再忍了。把大雞巴拔離子宮,然後抓著朱姬的屁股,擺動的腰身,大雞巴在朱姬的小屄快速地抽插著。次次都撞進朱姬的子宮裏,朱姬馬上爽得不知東南西北了。不停地搖著頭,如雲的秀發垂向地面。項少龍連續沖刺了六七百下,終于把精液射進了朱姬早已等待多日的子宮裏。然後放下已經癱軟的朱姬。轉身把還硬挺著的雞巴捅進了淑妃的小屄裏。這次他一樣不再忍耐,把淑妃弄的高潮五次才把精液射進她的屄裏,雞巴終于軟了下來。儲妃和朱姬一起努力讓項少龍再度硬挺起來。這次更爲持久,把儲妃弄得泄了六次,項少龍還沒射精,而儲妃已經軟在那裏沒了一點動靜。項少龍只好再插進朱姬的小屄裏,把朱姬操得又是高潮叁次,才把雞巴重新插進儲妃的小屄灌滿了精液。

  回到烏府,項少龍把情況向紀嫣然她們說了一下。

  荊俊羨慕的說:“二哥真是好豔福,連大王的女人都可以操。”

  “小俊,你胡說什幺呀。”趙致輕輕打了他一下。

  “致姐,還想和我較量一下嗎?”

  “你行嗎?別又是插到我穴裏沒弄幾下就射了。”

  “上次不一樣的,那是先在嫣然姐的穴裏弄了上千下了。你問嫣然姐,她泄了幾次身了。”

  趙致白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來我穴裏時很快就射了。”

  紀嫣然雖然和他們兄弟都操過穴,而且還大被同眠,但卻不慣于在人前談論這事,只是臉微微一紅,走過去坐進了項少龍的懷裏。享受著項少龍的愛撫。

  這時琴清來了。騰翼連忙去接了進來。

  琴清知道項少龍的兄弟都和項少龍的妻妾操穴,將來自己嫁進項家也免不了要讓眼前的大漢玩弄,不由偷眼看了騰翼一眼。

  看得琴清進來,項少龍伸手把她也抱進了懷裏。跟著把剛剛發生的事又向她說了一遍。

  琴清靜靜地聽完,突然驚叫了一聲。

  “項郎,儲君要對你不利了。”

  紀嫣然聽得琴清提醒也想明白了。

  項少龍輕聲道:“我聽到儲君的要求我便知道他想做什幺了。還好我早有安排。”

  轉身向正在玩弄趙致乳房的荊俊道:“小俊,你馬上通知那幾個接人的兄弟,接到人後直赴北疆。烏果,你立即回到牧場,著留下的兄弟備好物資,我們這邊一完事就立即回牧場,和儲君最後一戰,我們就離開鹹陽。”

  又向騰翼道:“二哥,我們立即行事。”

  二經過一番精心的布置,再加上少許的運氣,項少龍終于帶著妻妾孩子到達了夢想的北疆。

  走進完全屬于自己的地方,項少龍覺得現在才真正的沒了一點點的危險。可以放開享受生活了。更令他感到激動的是:烏卓竟然在寨裏一處靠近一個小湖的美麗地點修建了一個把小湖包圍起來的莊園,還是叫隱龍院,但比之鹹陽的更爲巨大,莊園裏居然還有一座不小的山,襯著那清澈的小湖,風景別提有多美了。

  烏卓笑著說:“叁弟,我知道你的愛好。今後這裏就是叁弟的天地了,你的妻妾們都住這裏,而且這裏和其他人住的地方相距至少有一裏。這就是我們的小天地了。叁弟,你們好好欣賞吧,我帶二弟五弟他們到另一處住下。”

  趙致靠近項少龍的背後,緊緊地把他抱住,豐滿的乳房壓在項少龍健碩的背上動情的說:“項郎,我們忍的好辛苦呀!”一聽這話,周圍的衆女不由的紅霞飛上了臉龐。烏廷芳輕聲道:“致妹妹別說了,我的下面都濕了。”

  項少龍伸手把她抱過來,探手伸進了她的裙底,真的摸了一手的淫水。烏廷芳身子都軟了,由得項少龍的怪手在她的小穴裏來回鼓搗:“項郎,芳兒受不了了,我們進房去好嗎?”

  項少龍哈哈大笑看向琴清和紀嫣然等道:“清姐和才女要做什幺?”

  琴清輕輕地道:“項郎要進房與妻妾們歡好,琴清怎幺能獨自在外呢,當然陪項郎一起喽!”

  紀嫣然淫笑一聲道:“項郎,過會我要你先操我。然後操清姐!”

  項少龍正要說話,卻見得一個白嫩的肉體投進了他的懷裏,自己的大雞巴也不知何時被翠桐和翠綠兩人掏了出來,翠桐還不時的用小嘴舔著他漸漸大起來的龜頭。那投身入懷的正是趙國美麗的叁公主趙倩,濕潤的小穴已經接觸到了他火熱的龜頭。翠桐開心地把項少龍的雞巴對著趙倩的小穴,趙倩屁股向前一壓,粗大的雞巴已經插進小穴裏一半,趙倩緊緊地抱著項少龍的脖子。

  項少龍看了看紀嫣然和琴清道:“還是我說的話沒錯,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看倩兒的速度多快!”

  琴清卻突然講出一句讓衆人目瞪口呆的話:“倩兒你這個小騷穴,什幺時候就把衣服給脫了。”

  紀嫣然抓了一把琴清的乳房道:“清姐終于開始說淫話了。對了嘛,在我們自己家裏越淫蕩越好,不然哪裏還有什幺樂趣可言呢。”

  項少龍道:“走吧,我們到房間裏吧。”

  趙倩輕輕地呻吟一聲道:“項郎,倩兒要你插著她進去。”

  項少龍道:“我的雞巴現在不是在你的穴裏嗎?”

  趙倩紅著臉道:“人家怕你要人家下來嘛。你大雞巴操進人家小穴裏感覺好舒服呀。剛剛清姐是嫉妒我,她也想你插她的。”

  琴清過來摸了摸趙倩的乳房道:“小騷穴靜說實話,我們哪個不想項郎的雞巴插著呀!”

  一行人邊說邊走,項少龍還不停地挺動著腰身,雙手抱著趙倩的屁股也配合著自己的行動托著她,大雞巴深深地貫進叁公主的嫩穴裏,居然流了一路的淫水。

  等衆人進了房間,趙倩已經在項少龍身泄了兩次身子,再加上旅途的勞累,她終于暈睡了過去。

  項少龍把趙倩放在了房間裏那超巨大的床上,拔出濕淋的雞巴,剛要找下一個目標,就覺得雞巴又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洞中,背後也被一雙堅挺的乳房壓了上來,兩手也壓在了兩個乳房上面。他擡頭看向四周,已經沒有一個人穿著衣服了。

  包括田貞田鳳、春盈四婢和翠桐翠綠。

  琴清專心吸吮著項少龍的雞巴,把上面趙倩的淫水吃了個幹幹淨淨。紀嫣然在項少龍的身後,烏廷芳在左,右邊的是趙致。其他八女團團圍五人的四周,等待著項少龍的恩寵。

  項少龍不由淫性大起:“衆騷穴們還都排成一排趴在床上,爲夫我一個一個操過去。誰叫的讓爲夫心裏舒服今天就先射到誰的小穴裏。”

  衆女一聽心花怒放,連忙排好順序趴在了床上,粗心的項少龍卻沒發現翹的屁股裏多一個粉嫩的小屁股,那陰毛細細的還沒長幾根,小穴也粉嘟嘟的要滴出水來了,而這個小穴就排在最後,頭卻深深地埋在被子裏,只是把紅嫩的屁股挺著老高的。

  項少龍挺起大雞巴站在床邊,從紀嫣然開始,把雞巴插進穴裏,用力抽插了百來下,抽出來再插進琴清的浪穴裏,然後是烏廷芳,趙致、田貞、田鳳等。項少龍是越插越輕松,那些小穴裏的水是越來越多,插到最後,他的雞巴剛剛捅進穴裏,還沒抽插,那小穴的主人就泄了身子,軟軟地倒在床上。而項少龍是越插越興奮,終于來到那粉嫩的小穴身後,他也沒看是誰,雞巴一挺對著淌著淫水的小穴就捅了進去,小穴的主人悶哼了一聲,默默地承受著他的粗大,項少龍覺得這個小穴出奇的緊,不由的淫性大起,大雞巴猛地抽出又重重插入,他一手摸著這粉嫩的屁股,另一手摸向乳房,覺得入手細嫩滑膩,別提有多舒服了。再低頭一看自己的大雞巴,上面居然帶著絲絲血迹,連忙把那女人的身子轉了過來。

  居然是他最大的女兒也是就是烏廷芳的女兒15歲的小瑩。

  小瑩強忍著小穴裏的痛輕聲道:“爹,女兒早想和你操穴了。現在爹的雞巴已經插到女兒的小穴裏了,女兒好幸福呀。”

  項少龍停下正在抽動的雞巴輕聲道:“好瑩兒,下面痛嗎?”

  “爹爹,你用力操吧,女兒忍得住的。”

  “傻丫頭,爹怎幺舍得讓你痛呢,”轉身道:“芳兒你過來,爲瑩兒服務,讓她減少點痛苦。”

  烏廷芳喘著氣說:“項郎,剛剛你操得人家沒力氣了。讓紀姐姐去吧,她還沒吃飽呢!”

  紀嫣然道:“清姐也沒吃飽呀,我們一起去吧!”

  琴清浪浪地說:“去就去,怕什幺,項郎是還沒餵飽我呢!”

  項少龍輕輕地撫摸著項玉瑩的乳房,雞巴在她小穴裏也輕輕挺動著,項玉瑩只覺得乳房和小穴裏陣陣的酥麻,小穴那剛剛破瓜的痛苦已經慢慢地減輕了,跟著兩只乳房被兩個溫暖濕潤的小嘴含了進去。覺得更加的舒服。小穴裏不由得流出些淫水。項少龍慢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大雞巴輕輕地抽出,又輕輕插入,每次插入都讓項玉瑩舒服的輕輕啊了一聲。項少龍分開兩手一手一個把手指捅進了紀嫣然和琴清的小穴裏,不停地轉動著,雞巴也開始撞擊著女兒小瑩的小穴,碩大的卵泡重重撞在小瑩的屁眼上,小瑩再也忍不住那小穴和乳房上的爽意,小屁股猛向上挺,把項少龍的雞巴緊緊地夾住,兩條粉嫩的美腿也緊緊地扣住項少龍的腰身:“爹爹,女兒想尿尿了。好舒服。啊……”一股火熱的處女陰精噴向了項少龍的龜頭。項少龍重重插進女兒的穴裏,享受著女兒泄身的快意。

  看到女兒泄身,項少龍低著頭親了她幾下,輕輕地拔出還是粗壯的雞巴,對著紀嫣然的小穴就用力捅了進去。紀嫣然興奮地向後頂著屁股配合著他的抽插,卻經不起項少龍的百來個沖鋒就泄露了身子。跟著是琴清,項少龍覺得自己雞巴越來越粗,知道自己要射精了,他連忙吸了一口氣,把雞巴頂住琴清的子宮口用力磨擦著,經驗不足的琴清哪裏受得了他的這般刺激很快喘著氣泄出了陰精。項少龍滿意地拔出雞巴,再次插進女兒的小穴,輕輕抽插幾下,配合著女兒再次的泄身,把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寶貝女兒的細嫩小穴裏。然後緊緊地抱著小瑩美麗的身體睡了過去,大雞巴還齊根插在女兒的小穴裏。

  項少龍睡了不知有多久,被身邊女人的呻吟驚醒了,他睜眼一看原來是項玉瑩發出的呻吟,而自己的大雞巴還一直挺在女兒的嫩穴裏,女兒輕輕地移動著小屁股套弄著自己,汩汩的淫水順著女兒的動作淌到了床上。

  “啊,好寶兒,用力點,操死娘了!”一聲清脆的浪叫卻是出自烏府的大小姐之口。

  項少龍訝然望去,人高馬大的項羽正把烏廷芳白嫩的又腿舉高,粗壯的雞巴正在她滿是淫水的穴裏抽插著。趙致也翹著個屁股,她身下正壓著一個男人,男人的嘴在她的小穴上舔弄著,她的小嘴裏也含著一支不算是很粗卻比較長的雞巴,可惜項少龍看不到那男人的樣子,看雞巴的樣子應該是荊俊,那幺荊俊來了,鹿丹也應該在呀。項少龍四下看去,鹿丹卻是騎在烏卓身套弄的正歡。再看看紀嫣然和琴清等正睡的香,想不到自己還是挺厲害,昨晚的一戰超過了十女,自己現在還是精神很好,正要把女兒抱起來好好操一通,卻覺得身後一對堅挺的乳房壓了上來,然後一雙粉嫩的胳膊也摟住了他的腰身。

  項少龍轉身一看卻是荊俊的寶貝女兒荊梅,見到項少龍看到她,荊梅媚眼如絲的道:“叁伯,梅梅的小穴裏好癢,爹現在只知道操致姨,不管我了。”

  項少龍伸手把她抱過來摸著她堅挺的乳房道:“小梅和爹操過穴嗎?”

  荊梅紅著臉說:“爹爹說梅梅的第一次要給叁伯,平常爹只是親梅梅的小穴,用手指摸摸就算了。娘也說要梅梅先和叁伯操穴才讓我和其他家人玩。”

  那邊鹿丹看到他們的動作,喘著氣道:“叁哥,就麻……,大哥,……用力頂著,丹兒的水又要出了。……叁哥……,請你爲……梅梅開苞吧!”話音剛落就重重地套了一下烏卓的雞巴,緊緊地抱著了他,眼著她的屁股一緊一緊地泄了身子。

  項少龍心裏一陣感動。

  “叁哥,你把荊俊從山裏帶出來,讓荊俊此生過的豐光無比,荊俊不知道怎幺報答你的恩情,送女人給你吧,你身邊的女人都是那幺的出類拔萃,只好把女兒送給你爽一爽了。況且小梅也一直想著你的雞巴呢,叁哥就不要客氣了,早點把梅梅的小穴幹了,我也可以享受一下操自己女兒的感覺了。”那邊荊俊已經把雞巴插進了趙致的嫩穴裏抽插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