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果不其然,上线热度就冲到榜1,这部《鬼吹灯》新电影,也该火了

精彩内容:

還是很能打

真實的流量,沒有熱搜,私底下,卻一呼百應;

虛假的流量,通稿滿天飛,獨不見,半點真心。

是不是網絡超級大IP,看看一部作品,能夠綿延幾多時,就全明白了。

上午,優愛騰叁家,又一次聯手播出了一部作品:

《鬼吹燈之黃皮子墳》。

雖然之前《鬼吹燈》一系列的電影,除了《尋龍訣》以外,其他的都糟糕得一塌糊塗。

和劇版,更是天差地別。

但架不住觀衆們對于這個超級IP的“無限向往”,于是一次次“上當”,又一次次“罵罵咧咧”地走開,然後再“上當”,再“罵罵咧咧,問候導演、主創”。

周而複始,不亦樂乎。

這部《黃皮子墳》沒有例外。

在上線短短幾個小時後,影片就沖上了網絡電影熱度榜的第1名。

不過不同的是,這一次的觀衆們,“上當”進來,走的時候大多只是“砸吧砸吧嘴”。

變天了?

最“另類”的《鬼吹燈》電影。

胡八一、王凱旋、燕子、畫眉,似乎還是以前的味道?

當然不。

自從阮經天版的《黃皮子墳》裏,硬生生加戲,把畫眉變成主角以後,我就再也無法直視這個原著小說裏充其量只是路人丙的人物了。

幸好,影版沒有這麽做。

畫眉還是一個病人,爲了給她治病,胡八一們進山,尋找陰陽菇。

獵人老趙,提供了這一說法。

當胡八一、王凱旋、燕子叁人連夜來到團子山人熊洞時,現實沒有讓他們失望。

顔色亮麗的陰陽菇,並不難搞。

當叁人小分隊完事後想要回去時,卻不料人熊回巢。

一時間,風雷激蕩、險象環生。

幸好神兵自天而降,老趙及時趕來,這才暫時擺脫了危險。

不過想要原路返回,看來是不可能了。

亡命四人組,只能跳進人熊巢穴中的一個小洞裏。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芥子須彌,只在一線之間。

這裏除了有一座黃皮子廟之外,還有更大的“洞天”。

複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
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
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
村中聞有此人,鹹來問訊。自雲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複出焉,遂與外人間隔。

不好意思,串台了。

不過,《桃花源記》中描述的情形,和胡八一們此時的經曆大致相當。

地下偌大的黃府中,賓客往來,飲酒觀戲,熱鬧非凡。

覺察到不太對勁的胡八一,爲了找回被黃鼠狼叼走的陰陽菇,只得和自稱管家的窄臉男人,暫時虛與委蛇一番。

但是,奇怪的事情,一件件開始發生。

先是胡八一被管家帶到黃府老爺的房間裏,爲“壽”字加點,險些慘死在鍘刀之下。

然後他看到房梁之上,一個小姑娘拿著他們被偷走的陰陽菇。

差一點,總是差一點,感覺高度不夠的胡八一,搬來了凳子。

當他踩在凳子上時,才發覺,這又是一個誘使他自己殺死自己的陰損招數。

割斷了繩子的胡八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瞬間清醒了過來。

當他環顧四周,才發現,原來熱鬧的廳堂之中,一個人,都沒有。

鎮定下來的胡八一,趕緊急吼吼地去找胖子、燕子他們,卻發現,他們都和自己一樣,陷入到了迷霧重重的幻境之中。

黃皮子墳

興安嶺地區位于我國黑龍江的兩岸,地處東北,土地廣袤,林深樹密。

因此,這裏自古以來,就流傳著各種山林傳說。

其中傳播範圍最廣、影響力最大的,莫過于“東北五大仙”的傳說。

“五大仙”也叫“五大家”,分別是狐仙(狐狸)、黃仙(黃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

這“五大仙”被統稱爲“狐黃白柳灰”。

這些民間流傳已久的傳說,與其說是一種“信仰”,倒不如說是一種人類與動物和諧共處的生存哲學。

《鬼吹燈》系列中《黃皮子墳》的故事,大部分人都已經熟知。

這部電影版,顯然對此進行了大改。

在我看來,這樣的改動,是成功的。

首先,密室環境的應用,很出彩。

衆人陷于陰陽宅中,被多重幻覺驅使,不能脫身。

陰陽兩處宅邸,相同的場景,因爲幻覺,又被割裂成另外兩種環境。

2×2。

2的N次方。

死亡循環。

有人、沒人,有紙人,還有真正的死者。

撥開層層迷霧之後,又是兩個“別有用心”的人。

想用耳、眼、口、鼻獻祭,一心想要救活自己女兒的老趙;

自小被父親遺留在地下,豢養黃皮子,使用迷魂香的少女。

莊周夢蝶,誰在夢中?

其次,多次Jump scare的應用,低級卻有效。

Jump scare(跳躍式驚嚇),是指通過突然出現的人或物,再或者通過突然調高音量,又或者爆炸、坍塌等手段,達到實現驚嚇效果的手段。

作爲恐怖懸疑題材中,最經常使用使用的手段之一,低級卻有效。

突然掉落的“紙人頭”,房梁上跳下的詭異小女孩,以及突然長了“黃皮子臉”的燕子,這些“跳嚇”的應用,成功的把觀衆,拉進了緊張無比的影片氛圍中去。

看得出來,這部《黃皮子墳》,仍然只是一部小成本的“網大”。

但是麻雀雖小,五髒俱全。

元素雜糅,卻並不生硬,甚至在影片最後,它還爲觀衆們,留下了一個扣子:

一直昏睡的胖子和燕子,兩人怎會記得那跑調的戲文?

《黃皮子墳》,該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