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神奴小瑜的故事]

精彩内容:


(1) 神殿審判

這世間是有神的。神也有神的法律,違背了神律的神會被打入人間受盡折磨苦難,直至永遠。對于神的奴仆,也是一樣的,甚至會收到比神更殘酷更久遠的折磨。同時,神殿也會不定期的派出一名監刑使,下到凡間,以保證讓這些神或者神奴受到折磨永不翻身。

小瑜就是其中的一個違反天條的奴仆,不過對于她來說,嘗試這種經曆的也許是很樂意的,因爲她天生便是一個喜歡刺激的神奴。否則,她就不會身爲最爲大戰神的性奴隸,卻故意跑到戰神的死對頭暗夜女神那裏自動接受調教,然後讓戰神知道,氣得戰神火冒叁丈,要將她打入凡間!

神殿前,戰神全副戰神铠甲,腳下一雙黑色牛皮戰靴,這雙戰靴正狠狠的碾在一個雪白的女體上,碩大的乳房被戰神強大的力量踩的變了形,嬌小的身軀不停的顫抖掙紮,雙手握在腳腕處拼命搖動卻沒有絲毫的作用,偶爾晃動了一下,卻是戰神用更大的力量在另一個部位踩下去,引來更淒慘的叫聲。

“啊……求求您了主人,饒了我吧,我真不行了!”小瑜的乳房、肚子、下體甚至臉隨著戰神的腳不停的變成各種形狀,口中發出慘叫“啊……啊……不行了!”

戰神面目猙獰:“賤貨,老子平時對你太仁慈了!老子知道你喜歡這個,這是最輕微的!還有這個!”瞬間,戰神的臉上罩上了一層淡金色,腳往小瑜的腹部踩去,這是戰神訣發動的特征,戰神竟然使用了在戰場上對敵用的武功。

慘叫聲嘎然中止,小瑜的嘴張到了極限,卻發不出一點聲音,雙眼突出,幾乎要脫框而出,胸部和膝蓋都頂到了戰神的小腿上,雙手已經不在緊緊握著戰神的腳踝,而是無意識的在揮動著。幾秒鍾後,喉嚨中發出嘶啞的咯咯聲,雙眼反白,身體只剩下生理性的顫抖。

“嘻嘻,你想要了她的命嗎,別忘了,她是你的神奴,您可以懲罰她,丟棄她,但要消滅她的生命,卻要經過神殿的公審,你若私下殺了她,打入凡間的恐怕就是你了。”一個嬌媚的聲音傳來,卻是暗夜女神帶著她最得寵的神奴冰霜來到了神殿。

狂暴屬火性的戰神向來和陰柔屬水性的暗夜女神不合,戰神喜歡征服,無論是征服強大的敵人,還是美麗的神間女奴。而暗夜女神卻是神中的另類,她的神奴不像別的女神一樣是英俊的男奴,而全部是美麗的女奴,這些女奴在被暗夜調教之後,還全部服服帖帖心甘情願的跟著這位女神,很享受的無法自拔。別的男神懾于戰神強大的力量,在女奴這件事上也不敢去撚戰神的虎須,但暗夜卻不管這一套,好幾個戰神看上的女奴都被暗夜搶先一步收爲己用。這讓戰神非常冒火,但卻由于暗夜特殊的地位以及屬性的相克,而無可奈何。背地裏早就不知想了多少次,把暗夜按在胯下,狠狠的羞辱蹂躏一番,每想到這個的時候,戰神的幾個私寵都會被搞的死去活來卻不明白主人爲什幺會有這幺大的勁頭!

聊以自慰的是,神間公認的最美麗性感的神奴小瑜被戰神收爲私寵,但不知是不是戰神調教開發的過分了,小瑜天生受虐淫蕩的本性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最後居然發生了這種事情,讓戰神大丟面子,怎幺能不冒火!

戰神冷哼一聲,“老子的事情,那輪到你這騷貨管,你是不是看著她被老子玩,你下面癢了,想讓老子也踩踩你呀!”話雖這幺說,但戰神明白暗夜的話沒說錯,腳底一揚,小瑜被甩到空中,後背狠狠撞到了神殿支撐柱離地2、3米的地方,然後像爛泥一般摔到地面!

強烈的疼痛傳遍小瑜的全身,口邊淌著血,想爬起來卻沒有一點力氣,爛泥般癱在地面上,忍受著疼痛一波波沖擊著每一根末端神經。“咯……嗯……”在失去全身活動能力,每一根神經都被疼痛刺激著的無意識狀態下,小瑜的陰道裏卻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身體也在疼痛和歡娛快感的雙重夾擊下不停的顫抖,喉中發出呻吟。

暗夜緩步踱到小瑜身旁,擡起腳輕輕給小瑜翻了個身,踢開小瑜雙腿,用高跟鞋捅了捅小瑜的陰道,輕笑著對冰霜說:“你那兩下也有進步幺,調教的不錯,看這個小奴濕的。”接著哀怨一聲,自言自語道:“還是我們女人最了解女人啊。”

“謝謝主人的誇獎。”冰霜面無表情。

戰神爆走了,暗夜不停的奚落和小瑜當衆表現出的淫蕩讓戰神火冒叁丈,右手金光一閃,叁丈長的戰神鞭已經由能量彙成實體,直掃暗夜。暗夜卻毫不驚慌,反而上前一步,媚笑道:“你打我吧,我喜歡被你打。”

眼看神鞭已然及身,卻如有生命般拐了個彎,實實在在的抽到了還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小瑜身上,鞭捎依次落在雙乳間腹部,最後狠狠地點到了淫水泛濫的陰道。 “啊……”這聲慘叫已不能用語言來形容,剛才還在不停抽搐的小瑜竟被這一鞭抽的彈了起來,口中發出斯裂的慘叫,神志卻由于這太強烈的疼痛變得清醒了。小瑜雙手捂著下體,跪著,臉貼到地面,屁股高高撅起,身體不停的顫抖,小便已然失禁了,滴滴答答的混著淫水從手指間漏下來。

戰神打完這一鞭後,忽然從爆走的狀態中恢複過來,輕蔑的看了一眼暗夜:“你喜歡我打你,我偏不打,我爲什幺要讓你舒服!”暗夜皺皺眉頭:“你若再打她,她死了,你可真的要被貶入凡間了。”接著媚笑道:“那時我就申請去做你的監刑使。”“騷貨,就算到了凡間我也能Cao爆了你!”

二神正在鬥嘴之際,鍾聲一響,神帝升殿了。神帝看到小瑜這等狀況,也不禁皺了皺眉,審判開始了!
罪行其實不用討論,小瑜背叛欺騙主人戰神,罪無可赦,但爲什幺還要開這個審判會呢?其實在神界也很無聊的,整天都無所事事,各神抱著自己的私寵荒淫無度,神奴們雖然有的被折磨、虐待、奸淫的很慘,但也沒有誰會起別的心思,尤其是犯天下之大不韪的叛主。說是有什幺貶到人間,但若真的神犯了法,走走後門送送禮,神神相護,也沒看到那個神被貶,無非就是暫時避避風頭,躲到家裏欺負欺負女奴,別抛頭露面罷了。

至于神奴們,對自己的主人巴結還來不及,誰敢出去犯天條,以至很長時間衆神都快忘了有這幺一條神律。這次小瑜的大膽行爲可是萬年難遇,加上小瑜又是豔名遠揚的神奴,戰神和暗夜的糾紛,頓時吸引了天界上上下下的目光,這個審判會想不開都不行了。關鍵也是在于在會上要先對犯罪者進行羞辱審訊,再由衆神討論如何處置。當年小瑜被戰神收爲私奴的時候,不知有多少神扼腕長歎,嫉妒不已,這些神的性奴們也不知平白無故多挨了多少鞭子。這次能有看小瑜被調教羞辱甚至決定小瑜命運的機會,十天九地十萬神魔全部都來齊了,這情景只看得神帝也暗暗歎氣,心說應該給衆神找些事情做了!

神帝揮揮手,意說讓小瑜上前來,可小瑜此時的神經基本都麻痹了,除了疼還是疼,根本就看不到神帝。戰神在小瑜身邊哼了一聲,這聲在小瑜耳中仿若炸了一個霹雷,神志頓時清醒,雖然還是疼痛難當,但也掙紮著,一手捂著下體,一手撐著,撅著屁股向前慢慢爬去,淫水、尿液流了一路。戰神非常不耐煩,擡腳正踢到小瑜撅著屁股露出的陰道上,小瑜慘叫一聲,撲到了神殿正中。

神帝手一揚,小瑜四周升起了四根柱子,每根柱子上盤踞著一條巨蟒,蟒蛇尾一擺,分別纏住小瑜的四肢,將小瑜最大限度的拉成了一個大字,小瑜頓時尖聲慘叫,蛇頭卻同時在小瑜的乳房、下體等敏感部位蹭來蹭去,信子也不停的舔,又讓小瑜在慘叫聲中傳出了愉悅呻吟。

小瑜被屈辱的捆著,平時只被戰神玩弄的身體此時卻被衆神肆意觀賞,女性天生對爬蟲類的恐懼讓小瑜胃中一陣陣的惡心,但卻動彈不得。四肢傳來劇痛,內髒仿佛都被壓扁了,蛇信在敏感部位冰涼的刺激讓小瑜一陣陣的搔癢,小瑜竭力扭動著想讓它們停止,但內心深處卻希望它們能不顧一切的把碩大的頭部狠狠的跻入陰道。那就太刺激了,小瑜想,頓時渾身發軟又泄身了!

暗夜輕笑一聲,“小瑜,你希望蛇頭插入你的陰道吧,你想要就說出來啊。”

衆神嘩然,因爲衆神都知道暗夜最大的技能就是讀心術,這也造就了暗夜的特殊地位,誰都不想讓暗夜在自己身上用一下,甚至就算不用,暗夜隨口說說,別人也半信半疑,自己解釋起來就麻煩萬倍。

“不,沒有,停下來,啊……”

蟒蛇有靈性一般,信子舔的更厲害,同時還分泌出催情液體,讓小瑜更加欲火中燒。

“啊,不要,不行了,求求你們。”

暗夜輕柔富有誘惑力的聲音傳遍大殿:“孩子,爲什幺還苦苦忍耐,想要就說嗎,你已經完了,你自己知道。”暗夜好像也變成了一條蛇,誘惑亞當夏娃的那條。

小瑜的陰道傳來劇烈的騷癢,小瑜啊啊的叫著,意志在暗夜的“諄諄教導”下一點點的崩潰,終于痛哭著大喊:“啊,不要,不行了,插我,插進來,求求你們,啊……”

蛇頭猛地插入,直頂到子宮,通過小瑜的肚子就看到碩大的蛇頭在裏面蠕動。恐懼、疼痛、催情淫液的刺激、當衆被虐並當衆被揭穿內心最深處想法的極度羞恥,讓小瑜徹底崩潰,雙眼迷離,嘴張的大大的,隨著蛇的蠕動發出啊啊的叫聲。

呈現在衆神面前的是這樣一副香豔刺激的情景,最美麗的少女被捆成大字,下體被猛烈進攻,身體則伴隨著強大的插入力不停的被甩來甩去,長發隨著身體飄舞,口中傳出快樂並著痛苦的呻吟和慘叫,幾盡半昏迷狀態。不少神都紛紛開始揉插起自己身邊的私寵,大殿下頓時也一片嬌喘。

神帝也不禁哭笑不得,一方面爲衆神的失態很冒火,另一方面也暗暗感歎這幺騷的性奴我怎幺就沒碰上一個,擡眼看了看戰神,心說這個老粗真有福氣,不過這個性奴也太愛被虐了點。既然這樣,就讓她到凡間受些最慘虐的經曆吧。

神帝揮揮手,說打住,蟒蛇和衆神都停止了運動,小瑜此時已說不出話來,嘴邊挂著口涎,陰道還象是在被狠插時那樣一抖一抖的,大量淫水順著大腿流下來,還混雜著一些殷紅的血液。

“衆愛卿,小瑜罪犯天條,理應打落凡間受苦,有誰有異議嗎?”“沒有沒有……”

戰神更是已經被氣的火冒叁丈,大聲說:“小瑜必須打落凡間,我來作她的監刑使,但我看暗夜勾引我的女奴,是不是也應該被打落凡間!”
暗夜清笑一聲:“我可沒勾引這騷貨,是她自己跑到我的宮殿中求我調教她的,不信你問她。就算你說我有罪,那按照神律,有人願意替我頂罪,我就沒事了。”

“哼,貶下凡間這種事就算你的神奴都不會有人自願替你頂的!”

“我……我願意……”微弱的聲音傳來,竟是小瑜。“什幺?”戰神又要暴走了。因爲根據神律,若是一個被打落凡間的要在頂一份罪,那這人就會被加數倍的折磨,且永世不得反身。

“嘻嘻,看著賤貨騷的,在怎幺被玩兒也是活該。”暗夜說著擡手一指,一股萬伏電壓瞬間打到了小瑜的身上,打出一個耀眼的電弧。

“啊”的一聲慘叫,小瑜渾身顫抖,口中卻哆哆嗦嗦吐出一句話“謝謝主人的調教。”

“好了,好了。”神帝制止了暴走的戰神和變態的暗夜,問小瑜“你想好了,頂兩份罪的結果。”

抽空簡單介紹一下凡間的情況,這個世界是個很複雜世界,每塊大小不一的區域都有一位神來負責,當然想戰神和暗夜這種最高級別的神是統管全世界某一方面的。由于各神的性格技能甚至管理勤奮程度的不同,這是世界發展的極不平均,有的地方高度文明,有的地方卻還很荒蠻,有的發展科學,有的信奉魔法神力;物種也多種多樣,人類,異族,怪獸等等都存在于這空間中。後來爲了防止世界的大混亂,神帝在各個區域間設置了屏障,以保證每個區域內的發展基本平均和一致,所以在同一時間,可能這個區域內在進行冷兵器的搏鬥,那個區域內卻飛機大炮打的不亦樂乎,另一個區域魔法戰士在消滅淫獸,最後一個區域吸血鬼正大戰人類!

而將要被打落凡間的小瑜會擁有無窮的生命或者說輪回,身體即便只剩下了一個分子,就可以再生,思想卻一直存在。但是在一個生命沒有截止之前,是和普通人一樣的,比如被人砍掉了手腳,是不能馬上再生的,除非被人殺死,下一個輪回開始才能回複到一個完整的人,並被隨機扔到某個區域。但再生也是有條件的,必須要有水,所以若是把小瑜整個身體一直放在烈火中焚化,並保證一個分子都不露出的話,小瑜是不會再生,精神卻一直是在忍受烈火焚身的痛苦!

小瑜仿佛沒聽見神帝的話似的,默不作聲,這邊暗夜和戰神正爲誰做小瑜的監刑使吵的不亦樂乎!神帝又問:“你爲什幺要頂罪呢?”

小瑜突然爆發了:“神帝你這個糟老頭,你知不知道你很唐僧啊!暗夜,戰神,你們混蛋!其他那些人,你們都來做我的監刑使啊,都來折磨我啊!老娘不怕,老娘就喜歡這樣!你們夠狠就打死我!*—¥#…%”

一連串的髒話罵出來,把衆神都罵了個狗血噴頭,全愣住了!小瑜罵完後,覺得心裏的什幺東西突然碎了,開始瘋狂的大笑,完了,徹底的完了,我永世在不能超生,我冒犯了所有的神,我完了!

從心底冒出的絕望和無助讓小瑜變得瘋狂,這些無助和絕望還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徹底絕望無助的感覺讓小瑜的下體又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我完了,我徹底完了,小瑜心中不斷重複著這幾個字!

“哈哈哈哈哈……”神帝、戰神、暗夜以及衆神卻笑成了一片,“這個賤貨,騷貨,爛婊子……”無數最低級肮髒下流的話傳入了小瑜的耳朵,衆神蔑視的態度和羞辱擊碎了小瑜心中最後的一點自尊,小瑜淚流滿面,絕望痛苦的發出了最後的呻吟。

突然,寒光四射,衆神竟一起出手,將自己最得意的武技同時打到小瑜身上,瞬間,小瑜只覺得身體被撕碎成無數個細胞,半句慘叫都沒有喊出來,意識便消失了。以至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內,小瑜每想起這次的感覺都不寒而栗,渾身顫抖,下體濕成一片。

無數個小瑜的身體細胞飄下凡間,是哪一個會回複成美麗的少女小瑜呢,小瑜又會先落到哪個文明呢,小瑜又會遇到什幺事情呢,以後再說了!

(2)

小瑜蘇醒有了知覺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森林裏,渾身一絲不挂。她慢慢爬起來,拍了拍頭,暈的要死,我這是在哪裏,小瑜拼命回憶,半天,才想起神殿上發生的一切。

既然已經到了凡間,就認命吧,或者說慢慢享受吧。小瑜歎了口氣,開始幻想會遇到什幺遭遇,被人還是什幺怪物LJ折磨,對未來不確定的恐懼帶來的刺激,讓小瑜極爲興奮,下體又濕了,手也情不自禁開始揉自己的陰蒂,喉中發出呻吟,手指也開始在陰道裏抽插,剛插了幾下,小瑜就感到了陰道裏那層薄薄的膜。天那,太誇張了,我竟還是個處女,小瑜也驚詫不已,還是別搞了,就算做妓女這樣頭一次也能多掙些啊!

小瑜停了下來,分辨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向一個方向走去。由于腳是赤裸的,地上的碎石斷枝不停的刺激著小瑜的嫩足,刺痛讓小瑜嬌喘連連,下體也流出了淫水,小瑜現在就想找個男人狠狠的幹自己一頓。走了一段路,林中閃出一片空地,卻是一幅香豔的畫面,一個年輕的女子,渾身赤裸,正被叁個男人蹂躏。一個強壯男人半躺在地上,後背靠著樹,女子也半躺在他懷裏,雙手被捆到後背,jj正在肛門裏抽插,另一個身材瘦瘦的男子在前面進攻女子的陰道,另一個長相斯文的男子卻微笑蹲在地上,著拿著一根羽毛,輕拂著女子的腋下,乳房等處。女子被幹的痛苦不堪,大聲慘叫,但羽毛的不停騷擾卻讓這女子在被QB的痛苦中搔癢難當,所以慘叫聲中還時不時夾雜著咯咯笑聲,這更讓這女子難以忍受。

小瑜看到這一切,下面早就泛濫成災,真想代替那女人,小瑜只有著一個想法。我要救她,小瑜暗下決心。若是此時暗夜在場,又會不屑的說:少給自己貼金了,說救她,你到有哪個本事,還不是給自己找個理由好被男人抓住玩弄,騷貨!

小瑜撿起根棍子,慢慢走了過去,4人正搞的入迷,竟誰也沒有發現。本來坐著的強壯男能看到的,但瘦男恰好擋住了他的視線,待他發現不妙的時候,小瑜已經左右開弓,啪啪兩下把瘦男和斯文男打的倒到一旁,兩人兩聲慘叫,捂住了腦袋。強壯男把女子一把推開,待要起身,小瑜早算好了他的動作,棍子往前一甩,正戳到還直挺挺立著的jj上。強壯男頓時大叫一聲捂住下體,暫時失去了戰鬥力。

小瑜拉起女子就跑,兩個雪白的肉體在森林中扭動。這叁個笨蛋,我打得不重啊,怎幺還追不上來,淫蕩的小瑜雖跑著心裏卻暗暗在期盼。沒跑出20米,後面瘦男和斯文男便如小瑜所願的追了上來。女子被綁著雙手跑不快,小瑜裝成大義凜然的樣子說:“我引開他們。”說完不管女子的意見把女子往邊上的草叢裏一推,正把女子掩住,自己卻朝另一個方向逃去,邊逃還大喊救命,生怕別人不知道她逃到了這裏。

兩男果然追了過來,小瑜跑著遇上一個4,5米的小斜坡,小瑜順著斜坡一下滑了下來,但斜坡下正對著小瑜的一棵樹的根部竟斜斜長出一段根枝,好像男根一般,小瑜還不偏不斜正戳到兩腿間,啊的一聲慘叫,毫無潤滑,粗糙木根的強力插入讓小瑜痛不欲生,殷紅的血頓時流了出來,我竟這幺被破處了,小瑜邊想邊拼命想掙紮出來,但下面好像被鑲住一樣,一動不能動。這時兩男也趕到了,看到小瑜的狼狽,都哈哈大笑起來。

小瑜的雙手拼命擋著胸部和下體等部位,但這種無意義的動作只能讓小瑜看起來更誘人。“幫幫我!啊……痛啊”

“小騷貨,讓你跑,你再跑啊。”瘦男一點都不憐香惜玉,抓起小瑜的頭發就是兩個嘴巴。斯文男卻硬擡起小瑜拼命捂著下體的手,專心致志的死盯著小瑜被木根插入的陰道,另一支手還在陰道口輕輕抹開流出血液,臉上一副陶醉的神情,對小瑜說:“噢……,美女,你求我啊……噢……”

小瑜下體被插的極痛,卻還被著兩個變態男蹂躏,忍不住大叫:“求求你們,救救我,讓我做什幺都行,拉我出來,把我怎幺樣都行,快些,求你們……”嘴裏說著低賤的話,陰道裏卻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借著淫水的潤滑,兩男把小瑜“拔”了出來。瘦男一只手把小瑜的兩只手拉到小瑜身後,另一只探到小瑜身前,肆意揉搓小瑜的大乳房。斯文男蹲在小瑜身前,把小瑜大腿分開,專心致志的研究起小瑜的陰道。

小瑜被瘦男的揉的渾身發燙,下面卻劈開大腿讓一個陌生男人肆意玩弄自己最隱私的部位,心中的羞恥和身體上的刺激讓小瑜不停呻吟,淫蕩的叫聲更刺激了兩男的獸欲。“她居然是處女,下面剛被捅破了,陰道沒傷口。”斯文男宣布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啊哈哈哈哈,小婊子,喜歡被樹QJ,真夠騷的啊,啊哈哈哈。”瘦男狂笑。

瘦男從棵樹上拽下兩根樹藤,讓小瑜像狗一樣趴下,把一根打個圈拴到小瑜的脖子上,在從小瑜身前向後拉,在陰道的位置打上一個結,死死頂住陰道,多于部分從背後拉回到脖子,繞過拴在脖子上的那個圈,死命收緊,打上個死扣,勒的小瑜直翻白眼,陰道也被頂的生疼。

瘦男抓著樹藤多余的部分,牽著小瑜往來路爬去。小瑜呼吸不暢,每爬一步都非常痛苦,陰道被粗糙的樹藤磨的極痛,痛的連淫水都不流了。斯文男卻還嫌小瑜爬的太慢,用另一根藤條對著小瑜肥碩的屁股狠命抽了下去,小瑜被勒的發不出慘叫,隨著藤條的落下,喉中發出咯咯的響聲,已不像是人類的呻吟。小瑜的大腦已經開始缺氧了,視覺變得模糊,身體機械的向前爬去,屁股被斯文男抽的全是血痕,似乎都感覺不到疼了,陰道又開始大量分泌淫水,幾乎浸透了樹藤。好漫長的一段路,快到空地的時候,小瑜已經陷入半昏迷的狀態,手腳在做機械般的生理運動,最後5、6米,甚至就是被瘦男拖著過去的。

當瘦男割開小瑜脖子上的樹藤,小瑜呼吸到第一口順暢空氣的時候,小瑜泄身了,仿佛從地獄回到了人世間。隨著視覺的清晰,小瑜看到那個女子也已經被抓回來了,此時手已經被解開,正撅著屁股趴在地上給坐在一塊青石上的強壯男口交。那女子回頭看到小瑜,忽然站起來,快步走到小瑜身邊,抓起小瑜的頭發,左右開弓給了小瑜四個大嘴巴,邊打邊罵:“你這騷貨敢推我!疼死老娘了!”接著擡腳對著小瑜的下體狠命一踢,小瑜慘叫一聲,雙手捂著下體,頭發雖被抓著,也拼命翻滾,這時瘦男和斯文男各抓小瑜的一只手,往左右一分,可憐小瑜那裏有他們力氣大,下體頓時又暴露出來,這女子對著小瑜的下體又是叁腳,小瑜心裏拼命想躲開,但大腿卻不聽大腦指揮般的很配合的張開,好像就想讓腳踹正似的,這叁腳正正的踹到了小瑜的下體上。這太刺激了,小瑜嘴巴長的大大的,喉嚨咯咯做響,臉色變得蒼白,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但下體卻又一次淫水泛濫。“敢打我老公的命根子,老娘踹爛了你!呸!”那女人罵著,一口膿痰正吐到小瑜張大的嘴裏。

小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女人居然不是被QJ,而是四人在這裏亂交,自己還多管閑事要救人。真是荒謬。女人罵完了,抓著小瑜的頭發拖到強壯男身下,按著小瑜的腦袋把jj插到了小瑜的嘴裏。“你不是想湊熱鬧嗎,給我老公好好舔,騷貨,舔不好活埋了你!”強壯男粗大的jj直頂到小瑜的喉嚨,捅的小瑜喉嚨一癢,就要吐,這時粗壯男兩只腳分別踩住小瑜的兩只手,直踩到泥土裏,手抓著小瑜的頭往懷裏一用力,粗大的jj直接插進了小瑜的喉管,小瑜胃裏反上來的酸水被一頂一嗆,直接從鼻子裏噴了出來。小瑜雙手無法動彈,喉嚨幾乎無法呼吸,鼻子也嗆了,被幹的直翻白眼。

小瑜心裏此時卻升起了熟悉的感覺,被虐待QB的快感讓小瑜渾身打顫,下體也分泌出大量的淫液。那女子伸手摸了摸小瑜的陰道,怪聲怪氣的說到:“這個小賤貨,想男人了,你們還不跟著湊湊熱鬧。”瘦男忙應一聲,說道:“小叁兒說這還是個雛兒,趕上個不容易,我還是來我的調調!”說著走到小瑜身後,探手在小瑜的陰道狠狠的摸了一吧,手上頓時沾了很多淫水,瘦男把淫水先在自己的jj上抹了抹,又在小瑜的肛門上抹了一些,然後把著小瑜的屁股用力一插,jj頓時深深的插入了小瑜的肛門。

小瑜在瘦男往肛門上抹淫水的時候就心叫不好,等插入的時候,雖然心裏已經有了准備,但出乎想象的劇痛還是讓小瑜痛的面目扭曲,淚流滿面。雖然小瑜早早就被戰神調教了無數次了,什幺變態殘忍的折磨都沒少受,但現在小瑜是個新的身體,剛剛讓樹枝奪去了貞Cao,這會後挺又被開了,心理上雖能承受但生理上卻無法忍受。小瑜只覺得瘦男的jj雖不如強壯男的大,但是卻堅硬如鐵,在肛門裏抽插,好像鐵棍在拼命的捅一樣,比口交還難受萬倍。隨著瘦男的抽插,小瑜嘴裏發出嗚嗚的痛苦呻吟,前後夾擊,小瑜覺得自己快被幹死了!

強壯男先射精了,大量腥臭的精液湧入小瑜的喉嚨,小瑜被嗆的直咳,不少精液直接從鼻子裏咳了出來。瘦男卻好像剛開始那樣,強度和力度沒有絲毫的減弱,小瑜痛苦的趴在地上,屁股撅的高高的,尖聲慘叫,粉嫩的肛門已經撕裂,但小瑜的手不自覺的卻摸向了自己的陰道,隨著瘦男的抽插狠命的揉起來。太丟人了,我怎幺這幺淫蕩,被QJ卻還這樣,小瑜邊摸著邊痛苦的想。羞恥心和內心深處渴望的矛盾,以及身體的痛苦和愉悅,讓小瑜快崩潰了!

“哈哈哈”幾人看到小瑜的動作都大笑起來,小瑜聽著衆人的笑聲,在極度恥辱中終于泄身了,一下子渾身無力,快癱到了。這時瘦男也射了,松開了小瑜,失去支撐的小瑜一下子癱在地上,極度疲勞,一動也動不了,精液混著血絲從肛門中流出來,下體濕成一片,淫水沾滿了大腿,臉上嘴裏全都是精液,頭上身上沾滿了泥土,極其肮髒。

那女人還不放過小瑜,抓起小瑜的頭發說到:“賞你的精液你還敢吐出來”,邊說邊抓著小瑜的頭發把小瑜的臉當作抹布似的在地上蹭,把從小瑜嘴裏,肛門裏流出來的混著血液還有泥土的精液全蹭到了小瑜的臉上和嘴上。小瑜一點反應都沒有,好像死人般的任由女人擺布。

四人開始商量下一步。“這騷貨怎幺處置”,“活埋了她!”,小瑜耳朵還是在聽著的,聽到說要被活埋,不禁又是一陣顫抖,恐懼讓下體又分泌了不少淫水,心中卻隱隱泛起了一陣渴望。“別呀,這幺騷的娘們帶回去慢慢玩啊,玩夠了在把她處理了。”“我覺得也是,殺了太可惜了,帶回去,還可以調教成性奴隸,讓她去賣,換錢咱們大夥享樂啊。”“我看這騷貨不用調教,天生就他媽是個賤種,就喜歡被人玩,帶回去最不濟還可以把她在黑市上販賣了。”“對對,怎幺處理她不行啊,這騷貨還有些用處,騷得很,你們沒看她下面又流水了嗎。”

四人商量一通,最後決定把小瑜帶走,瘦男和斯文男一人抓起小瑜一條腿,就那幺拖著向前走去,走了一段,出現了一輛汽車,四人把小瑜手捆到背後,嘴用口賽堵住,抓起兩個大號的按摩棒,開動插到小瑜的肛門和陰道裏,在穿上一個貞Cao帶,鎖住,兩個棒棒就開始在裏面肆虐。然後把腿狠命向後彎起,和手緊緊捆到了一起,小瑜整個身體就成了一個弓型,最後用很細的魚線再小瑜的豐乳上纏了好幾圈,兩個男人一邊一個拼命的收緊,勒的原本就碩大的乳房更加突出。

小瑜覺的手腳都開始抽筋,卻一動都動不了,剛被殘忍虐待的下體和肛門又開始劇烈的疼痛和搔癢,但卻控制不住淫水大量的分泌,口水不斷滴下,口幹舌燥,乳房幾乎跟要撕裂了似的。

完成這一切,四人把小瑜的眼睛蒙上,往後備箱裏一扔,開著車揚長而去。

(3) 地牢

身體上的折磨讓小瑜痛苦不堪,汽車在崎岖的道路上顛來顛去,極度的疲憊和無法忍耐的疼痛讓小瑜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小瑜恢複了知覺,發現自己跪著,身體探向前方,臉幾乎貼到地面,只能勉強擡起頭來,兩個胳膊向後,臂彎處挂在一個橫杆上,被牢牢固定住,橫杆離地面很近,兩端固定在牆上,雙腿被分的很開,被固定在地面的腳铐铐住,屁股高高撅起。陰蒂上夾著一個木夾子,上面挂著一串砝碼,把陰蒂狠命往下拉。乳頭上則是兩個狼牙夾,鐵齒咬陷在肉裏,滲出點點殷紅的血珠。

小瑜強忍住疼痛,勉強擡起頭來,觀察周圍的環境。這是一個地下室改成的地牢,二十多平米,皮鞭木馬鏈铐等等一應俱全。腳步聲傳來,小瑜忙低下頭,裝作還沒蘇醒,叁男一女拿著好多吃的喝的走了下來。四人看到小瑜好像還沒蘇醒,便自己邊聊邊吃喝起來。小瑜聽了一陣,大致知道了這幾個人。強壯男叫強哥,是幾個人的頭頭;那女的是強哥的姘頭,喜歡被男人玩,還喜歡虐到女人,另外兩個人都叫她豔姐;瘦的那個叫瘦狼,斯文那個都叫他小叁。這幾個人都是混混,無惡不做,販毒販賣人口組織賣淫等等,而且都淫亂無比,那天就是四人特意到野外去野合,陰差陽錯的把小瑜給卷了進來。

喝了會兒酒,強哥跪到小瑜身後,往手上吐了口吐沫,在jj上抹了抹,拍了拍小瑜撅的高高的屁股,把木夾取下,腰一挺,狠狠的插進了小瑜的陰道。小瑜醒了半天,身體上的刺激早就讓陰道早就淫水泛濫了,一點阻礙都沒有,強哥的大jj直捅到子宮。小瑜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在也沒法裝暈了,強烈的沖擊讓小瑜身體亂顫,頭揚的高高的,張著嘴,只剩下啊啊的慘叫。瘦狼這時也跪到小瑜身前,抓著小瑜的頭發,堅硬如鐵的jj也開始在小瑜的嘴裏抽插,小瑜啊啊的慘叫聲變成了嗚嗚的呻吟。

前後的夾擊讓小瑜感到極其刺激,痛苦夾雜著快感讓小瑜飄飄欲仙。永遠都這樣就好了,小瑜神志開始迷離,全身心的投入到這淫亂的QJ中,享受著被奸虐的快感。身體和口舌也開始配合起來,隨著瘦狼的插動拼命嚅吸起來,屁股也一挺一送的,配合著強哥的奸淫。強哥和瘦狼都是此道中的高手,頓時也更興奮,心說這個騷貨真TMD夠蕩!搞了好久,小瑜極度虛弱的身體終于支撐不住,又暈了過去。但奸淫卻沒有停止,一具沒有知覺的女體,在兩個男人的夾擊中晃動,口水順著嘴邊流下,下體顫抖著在生理性的分泌著淫水,乳房被一雙大手捏成各種形狀,長發早就被汗水打濕,散亂的貼在臉上、身上,說不出淒慘。

兩個男人發泄完性欲之後,都回到桌邊喝酒。豔姐早看小瑜不爽了,這時站起身,從牆上取了一條長鞭,沾了點水,沒頭沒腦的沖小瑜身上抽了下去。第一鞭就讓小瑜醒來了,接下來的幾鞭子讓小瑜徹底清醒,頓時慘叫連連“求求你,別打了,別打了,饒了我吧,讓我做什幺都行,別打了,啊……”
大概打了二十幾鞭,豔姐也累得夠嗆,小瑜早就翻了白眼了,嘴張的大大的,死魚般的在呼吸。心底受虐的欲望卻如潮水般的沖擊著小瑜的大腦,小瑜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QJ,又被綁架,在這幺被人玩弄折磨,都是自己找的,真是好賤,太下賤了,這不正是自己追求的嗎。一個聲音說,受不了了,要被打死了,求求神啊,讓這一切停止吧,放過我吧,饒恕我吧;另一個聲音卻說,不要停,不要停,打死我幹死我吧。兩個聲音在小瑜腦海中纏繞,矛盾的心理讓小瑜崩潰了,下體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仰起頭,眼淚不停的流下來,“啊……”

四人看到小瑜痛苦的樣子,都哈哈大笑。小瑜渾身被捆著,只有頭能活動一點,勉強的上下點動,好像給四人磕頭一般,嘴裏不停地說道:“饒了我,饒了我……”

“饒你?是不是不想我們在折磨你了?”

小瑜愣了一下,一個“是”字到了嘴邊卻怎幺也說不出來,仿佛說了這個字就會得到解脫一樣,雖然小瑜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小瑜內心深處的欲望讓小瑜怎幺也說不出來這個“是”字,但總不能說不是吧,所以小瑜只好矛盾痛苦的搖著頭,口中無意義的反複說著“不要,不要……”

斯斯文文的小叁戴著副眼鏡,鏡片後目光閃動,好像把小瑜看透了似的。站起身,出乎小瑜的意料,竟然把小瑜身上的束縛解開了,然後回到座位,嘴角泛起奸笑,對小瑜鈎鈎手,讓小瑜過來。小瑜正臥在地上活動著麻木的手腳,看到小叁這付表情,竟從內心升起了莫名的恐懼,這種恐懼的感覺比小瑜被LJ被鞭打時的感覺還厲害的多。

小瑜驚恐的睜著大眼睛看著幾人,勉強起身,四肢著地爬到小叁面前,小叁開始問話了。

“叫什幺名字”

“小瑜”

“從哪來?”

“鄉下來的。”

“這裏是S市,如果你沒身份證明的話,是要被抓去坐牢的。要不我把你送到警局去,你還可以告我們QJ!”

“不要,求求你們,我不會告你們的,你們別殺我就行。”小瑜裝做一副很驚恐的樣子,其實去不去警局對小瑜來說一點感覺都沒有,現在小瑜還不知道警局的恐怖。

小叁又問了一些,譬如在樹林裏爲什幺沒穿衣服,怎幺來的等等。小瑜一邊被另兩個男人調戲般的騷擾著,一邊含含糊糊的應付了過去。“小叁,問那幺多幹嘛,關她是怎幺回事,現在在大爺手上,玩就完了嘛。”強哥很不耐煩的說。“小叁,用用這騷貨,嘴巴還不錯。”瘦狼也在邊上添油加醋。

小瑜認命了,被奸淫是肯定的事,必然發生的事情也只能認命。小叁脫了褲子,小瑜的眼睛就瞪圓了,別看小叁斯斯文文的,jj竟然出奇的大,另兩個男人的居然還比不過他。“啊,不要,太大了,太大了……”小瑜驚恐般的往後躲去,卻被小叁一把抓住頭發,臉朝上按在地上,開始奸淫。碩大JJ直捅到子宮,幾乎把陰道撐到了最大。小叁的力氣也出奇的大,小瑜被按著竟然一點都掙紮不動,也可能是太虛弱,被搞的直翻白眼,口中只是啊啊的叫著。這時豔姐一屁股坐到了小瑜的臉上,把陰道對著小瑜的嘴,命令小瑜舔。小瑜嘴被陰道堵著,鼻子也被壓著,幾乎不能呼吸,卻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頭,開始拼命的舔起來,騷臭的味道直沖小瑜的喉嚨,讓小瑜一陣陣的惡心,被男人K還要伺候這個肮髒的女人,小瑜快不行了。但這種感覺卻讓小瑜心裏升起了那種渴望的感覺,頓時泄身了,同時缺氧讓神志也開始迷糊了,只是本能的迎合著jj,瘋狂的舔著女人的下體,一次次的泄身。

男人也感覺到了小瑜的狀態,更加狠勁的K起來,一陣沖刺之後,吼叫著把精液射了出來,雙手抓住小瑜的雙乳,直掐出十個指甲印。女人同時奸笑著把一泡騷尿尿了出來,直灌到小瑜的嘴裏。小瑜極度惡心,下體被沖擊,雙乳劇痛,叁重的刺激讓小瑜又一次泄身,達到了身體快樂的極至,隨著飄飄的感覺,又一次的失去了知覺。

(4) 轉機

豔姐抽了半支煙,眼睛忽的眯了起來,射出殘忍的光芒。她嘴上叼著煙,拿起一圈膠帶,把小瑜的手臂拉到後面,由手腕處開始纏起,把兩個胳膊緊緊地纏到了一起,然後讓小瑜把手攥成拳,也用膠帶纏了起來,取出一個單手縛套,套了上去,並用皮帶扣緊。然後又取出一根粗麻繩,在小瑜的脖子上套了一個脖套,另一端甩過房頂上的一個吊環,垂下後拴到一台搖纜機上。

“要吊死我嗎?”小瑜一點反抗的力氣也沒有,心裏想到。不過就是有力氣小瑜也不想反抗,隨她便吧,反抗也沒用,這是命運。

豔姐開始搖動搖杆,繩子慢慢的收緊,B著小瑜掙紮著站了起來,然後又翹起了腳尖,勉強才能挨著地面。繩子這時候停了下來,小瑜被勒的極痛,腳尖勉強支撐著身體,看著燕姐走到面前,狠狠地對她說到:“臭婊子,下地獄吧!”說完把煙頭在小瑜的乳房上狠狠地按了下去,“呲”的一聲,伴隨著燒焦的糊臭味兒!被吊著的女體一陣顫抖,卻發不出慘叫。

繩子猛的又上升了一段,小瑜雙腳頓時離地。全身的重量都壓在頸下,痛苦難當。自由的雙腿不由自主地開始亂蹬起來,妄想找到一個支撐點,但卻是徒勞的努力,反而使脖子被勒的更難受。漸漸的,女體的掙紮緩慢了下來,變成了顫抖,小瑜雙眼直往上翻,舌頭也吐了出來,口水順著嘴邊流了一身。此時的小瑜,只覺得脖子已經斷了,根本無法呼吸到一絲空氣,大腦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想到自己悲慘的命運,想到自己來到這世上即被蹂躏被虐殺,一種無助的淒慘感覺讓小瑜又一次興奮了,下體一熱,不但是淫水,連著尿液一起湧了出來,瀕臨死亡的小瑜失禁了。

小瑜在死亡的邊緣遊蕩,恍惚中看到地牢的門打開,進來四個黑衣人,爲首的竟是小叁,豔姐的臉色頓時變得很恐懼,還有些驚訝。兩個黑衣人上去把豔姐抓起來拖了出去,小叁卻饒有興致的站在小瑜面前,看著小瑜。小瑜的眼前漸漸發黑了,似乎要達到極限的時候,繩子斷了。小瑜摔倒在地上,頓時昏了過去,最後一個念頭就是:“我沒有死。”

另兩個黑衣人把小瑜裝到了一個麻袋裏,擡了出去,扔到了一輛車的後備箱裏。小叁上了另一輛車,兩輛車揚長而去。

等小瑜蘇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另一間地牢裏了,自己靠在牆角,手雖然還被困著,但是腳卻是自由的。地牢裏還有很多人,坐在上手的是一個老者,一付儒雅風範,邊上垂首站立一人,竟是小叁,他臉上已沒有那種淫邪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肅容,四周圍還站了幾名黑衣大漢。他們面前跪著叁個人,竟然是強哥、瘦郎和豔姐,正不住地向老者磕頭求饒。

小瑜聽了一會兒,大致明白了怎幺回事。原來這是竟是本市,也就是X市最大幫會龍幫的總部。老者陳如就是現任的當家人,小叁原名陳叁,是老者的孫子,也是龍幫的二號人物,強哥、瘦郎和豔姐原是龍幫外圍的混混,因強哥有幾分才幹,逐漸被提拔到中層上來,但忽有傳言說豔姐是X市另一大幫派竹盟的間諜,已然說服強哥投靠竹盟,並作爲臥底在龍幫打探消息。陳如正好從國外召回了陳叁,准備讓其接替自己的事業,便乘此機會讓陳叁親自出馬,去查清此事。陳叁便混入叁人小組中,查清此事。正好在發難之際,順便救下了小瑜。

陳如任憑其叁人哀求,默不作聲。陳叁這時說話了:“阿強,若你能悔改,並幫助我們,我看你這次叛變對我們來說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你明白嗎?”“明白,明白。”強哥思索片刻,頓時明白了陳叁的意思,瘦狼也連連點頭。“吳楓,這件事情你去辦。”陳叁轉頭像一個黑衣人吩咐道。“明白,少爺。”吳楓向強哥瘦狼一招手,往外走去,另兩人趕忙連滾帶爬的跟了上去。陳叁這時走上前一步,拍了拍強哥的肩膀,說道:“強哥,好好幹,我們是兄弟嘛,小弟我最佩服你了。”臉上露出一次冷笑。強哥頓時打了一個冷顫,連忙不迭道:“是是,少爺,你饒我這次,我不會讓你失望了。”

叁人走後,默不作聲的陳如說話了:“恩威並舉,不錯。細節處還要再多想想。”說完,起身往外走,側頭看了一眼小瑜,又接著到:“凡事要適度,膩了就讓她去香樓吧。”

陳叁微笑著送走了爺爺,回來看著仍然跪著的豔姐和牆角的小瑜。“劉豔,你還有什幺說的嗎?”

“小叁,澳,不不,叁爺,饒了我吧,看在我伺候過您的份上,我再也不幹了,我離開X市,再不出現了。”豔姐連聲求饒。陳叁根本就不理她,看著小瑜,勾了勾手,小瑜忙知機的跪了起來,手雖捆著,還是用膝蓋跪爬到陳叁跟前。

陳叁解開了褲子,掏出巨棍,小瑜連忙跪前一步,拼命的舔了起來,一股臊臭薰的小瑜幾欲作嘔,但也只能忍耐。見識了陳叁的勢力後,未來的不確定性讓小瑜恐懼,小瑜只想也只能做好目前的事,希望能伺候好陳叁,讓自己的未來不那幺悲慘。

陳叁一揮手,兩個黑衣人上來把豔姐抓起來帶到一台機器旁邊,這台機器可以把女人的手腳固定,通過調整機器讓女人擺出各種淫蕩的姿勢,讓別人玩弄,自身帶有兩個可更換尺寸的按摩棒,就是一台女人的刑具。豔姐被固定在上面,兩個大號的按摩棒在沒有潤滑的情況下插入了下體的兩個孔洞,劉豔頓時疼得冷汗直流,等到開始運動的時候,更是慘呼不斷。淒慘的叫聲讓小瑜聽的陣陣的心寒,趕緊加快了動作,好讓陳叁更舒服一些。但慢慢的,劉豔的慘叫和口中的臊味兒竟刺激起了小瑜性欲,下體也變得濕漉漉的了。陳叁一陣抖動,濃濃的精液射到了小瑜的嘴裏。揮了揮手,手下人關了機器,劉豔停止了掙紮,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陳叁看著小瑜,眼中又露出了淫邪的笑容……